誰為妻~十三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相思絕系列―― 「癡情枉種」→「相思絕(上+下)」→「相思之外」→「咫尺天涯」→「雲海情濤」(雲海情濤上+下) →「問情相思」
這套系列是任燦玥、袁小倪為故事,進行到「相思之外」開始帶出雲濤劍仙(袁小倪外公、外婆)「咫尺天涯」則是雲濤劍仙為要角來貫穿故事,因為都是相思絕內的人物,所以統稱相思絕系列。

★☆

「少門主來得真快呀。」面對沈雲希的突然到來,程喵內心再怎麼暗啐,也只能一臉敞開的笑顏迎上。

沈雲希卻直接走向蔚風,眼神犀利,再問:「尊月族月主是還心谷谷主嗎?」
「月主?」對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男子,蔚風困惑地看向一旁的程喵,卻見她揉著額,狀似相當苦惱。
「嗯咳,這位是月泉門少門主,目前協助朝廷解決皇親被劫一事。」她以眼神示意蔚風安份點。「少門主,這位是尊月族的藍月少主,他劫走趙王爺,純為一場惡作劇,瞧趙王爺完好無傷。」
程喵下顎撇了撇昏死的肥王爺,但沈雲希只是緊盯蔚風。

「東方月泉門……就是那個常年和古城不對盤的江湖大派嗎?」中原武林的事他聽了不少。「還聽說月泉門的小姐從小被古城廢了一腳當作手下使,這門派聽起來挺沒用的。」無視沈雲希轉沉的臉色,蔚風直言道。
「過去了、過去了,現在很對盤,還親上加親。」程喵再次咳了咳,以眼角射殺,暗示他謹言慎行。「月泉門少門主簡直是把正經八百穿在身上,輕浮嬉鬧之事入不了他的耳,你好好說話。」
「閣下還沒回答我。」沈雲希正要上前,程喵更快擋在兩人之間。
「少門主今日為著皇親被劫之事而來,私事該不是今日重點吧?」
「妳程喵不是向來自豪敢做敢當嗎?」面對橫擋眼前的程喵,沈雲希以幾乎射穿人的銳利眼神,凜聲道:「那就由妳來說,還心谷谷主是誰?」

「這男的不會也是月主的風流債吧?」這副氣勢洶洶模樣,月主也一反往昔瀟灑的神態閃躲,蔚風瞬間明瞭一擊掌。「月主妳是不是用還心谷主的身分玩過他?」
這一句話讓兩人同時轉頭看向他。
「唉呀,看起來是這回事了,我這人就是聰明。」蔚風驕傲掠髮,再朝沈雲希搖搖一根手指。「我家月主玩感情向來男女不拘,勸你別死纏爛打,沒用的,這種事對我家月主是一場遊戲,你就當一場夢,根本不會拿你當回事,這些對我家月主都是舒展身心而已。」

『臭小子,你來中原是專門扯本月主的後腿嗎?』程喵以異族語咬牙道。
『月主,小風風是希望遊戲也可以關照一下自家人。』蔚風立即表衷心。『小風風對您的心意日月可表,無論肉體或感情保證妳棋逢對手,絕對可以滿足您多變嚐鮮的心──』
話還沒說完,蔚風被猛然推開,程喵阻止要出手的沈雲希。

「少門主,蔚風向來浮誇成性,更愛胡言亂語,千萬別放在心上!」
「還心谷主就、是、妳!」沈雲希逐字切齒,幾乎可以確認了。
「呵呵……少門主若想表達救命之恩的話,我這人施恩不望報,別放心上。」事情敗露,程喵只能委婉表示,她曾救他一命。
「對對對,我家月主救人最愛對方以身相許,所以身邊俊男美女從不間斷,月主享用過你了,恩情兩清,滾遠一點,別糾纏月主。」
「蔚風,你不懂閉嘴的話,本月主可以幫忙。」程喵快要有殺自家人的心了。
「月主,小風風只是想幫您趕走野男人,快點實現肉體被您蹧蹋的夢。」蔚風一臉受傷的哀怨。

「夠了,枉妳身為一族之尊,不懂以身作則,矯正族人敗壞淪喪的道德風氣,反趁人之危幹下這種寡廉鮮恥的事!」沈雲希一字一句的怒咬牙,盛怒的眼幾乎要噴火。
「少門主此言差矣,天地有日月,太極有陰陽,日月交流、陰陽調合是生命大事,順流、順氣方是解毒救命之道。」是的,一切都是為了救他的命,程喵對自己奪他身軀清白之事相當理直氣壯。
「程、喵!」沈雲希怒不可遏的擒住她一腕。

「少門主,找到趙王爺了嗎?」趕來的朱雲栩就見到這劍拔弩張的一幕。「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