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搶先看

……………………
冬眉目一凝。「曉日、盛日、斂日、破月、豐月、息月,這是聖院初期記載人界事情時,對人界以日、夜劃分而訂下的季節時分。至今唯有神祭司繼續延用這些名稱來記載人界事情。」
「所以那個魔殿少公故意講出來,擺明警告,他很瞭解光城聖院的一切,要聖院別想搞鬼。」莎婷沒好氣地撇唇。「莫名其妙地抓聖院的人來換什麼天使身軀,魔皇大公的血緣流落人界,關人界什麼事,妖魔君王自己不顧好血緣,現在找人界出什麼氣呀。」
……………………
……………………
狂獸怒撲向她,但兩道銳光浩氣更快一步射穿他,龐大魔獸當下跌到綠水平臺上,痛得掙扎扭動。
「總是學不乖,受不夠教訓,還打算痛個幾回?」吾心清軸一腳踩上這隻狂獸的頭,將他徹底踩在腳下,全然不在乎全裸之下,這個姿態所展露出的模樣,更是誘人。「還是,遠古神魔都熱愛『自虐』?」
「吾心清軸,妳敢把本魔踩在腳下,我會讓妳後悔的。」喋血之殞咧開陰森的長牙,低咆警告著。
「哇,你那一成不變的威脅每次聽來都讓人好害怕喔。」踩在狂獸頭上的裸足更加用力。「蒼冥,我怕死了,該怎麼辦?」
喋血之殞全身散出狂獰魔力,卻又受制於她體內金色神性的力量。吾心再次抬手,看似輕飄一掌,卻捲動四周狂瀾,伴隨著驚雷光影,重重擊向眼前狂野難馴的魔獸。如被數十道雷霆重擊般,蒼冥全身痙攣掙扎,一身的獸毛炸開,最後龐大的獸身再次癱倒在平臺上。
「小貓咪就該有小貓咪的樣子,喋血之殞,蒼冥。」吾心清軸以甜美的笑容,提醒他如今的模樣。
……………………
……………………
雙方隔著石床對峙。冬第一次真正見到這個妖魔界身分最高的女人,也是妖魔君王得力的左右手。先前他化身焦独時,為怕身分敗露,只在妖魔界暗處見過梅絲達的側影。
梅絲達一身貴豔的火紅衣裙,像參加舞宴般的盛裝華麗。一襲紅裙開叉極高,露出修長雙腿,踩著高跟短靴,低胸、緊腰的裝束襯出她妖繞的身段。頸鍊綴著一顆碩大的六角晶燦鑽石,連耳飾也是六角鑽石。稜稜角角的寶石,彷彿說明她強硬的個性,也充滿銳角。
黑褐又帶著深紅色的長髮,一雙青金眼瞳,像能發光般,妖魅又美得令人屏息。她像是高貴與性感的化身,誘人至極,全身充滿個性的刺,每一根刺都抹著高傲女王的毒,誰敢輕越雷池,便叫你毒發身亡。
「你是君上的人,從身軀到靈魂都是,連一根毫髮都不是你可以決定。」梅絲達冷眺著他,嚴聲道:「讓人輕易碰觸,君上會重懲你此回的行為。」
「我對女侯爵閣下完美詮釋的『荒謬認知』沒興趣。」
……………………
……………………
「所以妳是我最得意的徒弟,我該準備什麼禮物祝賀妳成為人界聖君?」賀格捏了捏她纖巧的下顎。「妳想要什麼我都會替妳辦到。」
「我以為你已經送了我一個難以忘懷的大禮。」吾心推開他說著。
「哦,是什麼禮物?」
吾心猛地揚手,一巴掌重重地甩向他,賀格公爵身邊的手下見狀全震愕。
「這裡是荒魁之原,就算是聖君也不得對公爵放肆無禮。」一旁侍衛回過神,全要抽刀上前。
「都退下。」賀格揮退一幫手下,揉了揉面龐。「新地皇有這麼大的脾氣、火氣,不是好事呀。」
「避也不避,可見王樹之林的事果真與你脫不了關係。」吾心唇瓣冷冷揚勾,以絕然的口吻道:「公爵想做什麼,歡迎你放手而為,身為聖君豈能沒有挑戰,不管光城聖院或其他三位聖君是否打算與荒魁之原為敵,視你如仇,我,吾心清軸,已打算這麼對你。」
「那是意外。」
「發生了就是事實,一個深烙我心,悲痛的事實,一個告訴我以後對你只有恨的事實。」她轉身走過賀格公爵身邊時,大掌握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這樣對我甩頭而去。這個人界,妳是我最不捨傷害的人。」
……………………
……………………
魔皇大公黑髮揚舞夜空下,紫黑犄角張揚,一道火燄血龍環飾在髮上,龍首扣額,龍眼吐著金色燄芒,襯映主人的霸氣威凜。魔君一金一黑的眼瞳緩緩掃視一邊的天使軍團,無形的氣勢震懾燎燄林內的天使軍團眾人。
他昂步踏出,走向冬,四周氣氛頓時緊張得令眾人屏息。一旁天使軍團嚴陣以待,其中塔爾西更是替冬擔心,明明就在幾步之外,眾人卻無法出手保護,只能眼睜睜看著。
……………………
「翔,你讓本君等得真久。」魔皇大公握住冬的下顎,傾身鎖視,一金一黑的眼瞳映出冬倔凜的面容,沉怒的雙眼,不馴地瞪著。「和前世一模一樣的個性,真是撩得本君心癢不已。」
握在冬下顎的指掌,開始撫摸著他的面頰,冬皺眉別開頭,卻被那強硬的指掌扳回,萬般留戀地一再撫摸著,甚至撩開那光輝的銀色長髮。
「聖殤,本君任性的天使,你是本君難以放手的愛。」下一刻,大掌按上他受傷的肩,重重一握。「也是本君想碎屍萬段的恨,你真是膽大妄為,敢讓本君的血緣流落異界!」
……………………
……………………
梅絲達揚手,手中兵器變化成長長鐵刺鞭,魂刺魔鞭僅一鞭落下,就讓夢心化靈殘軀頓時四分五裂,活生生被扯碎。
「你――」
眼睜睜看著夢心魂飛魄散,小小霧氣團散滅,冬強撐的意識,再也受不住衝擊,身軀倒落塵埃,散撒的銀髮,因肩傷的綻裂,染著鮮紅的血。雲琥在他面頰旁低號,拚命地舔他。
「魔、皇、大、公――」
燎燄林的天使軍團頓時怒火高熾,妖魔軍隊也高舉兵器,對峙的情勢更為緊張,就在戰火一觸即發之際,一道清聖宏亮的聲劃入戰圈中。
「絕淵,今日一戰,非你我所願,各自退開吧。」聲音伴隨披著一身清柔光輝,似月光與日光揉合的清光身影來到。
一對凝著浩白聖輝的光翼,流瀉一地光輝氣流,彷彿光羽灑落,斂去這一時緊繃的氣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