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連載之二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光城聖院內的「觀苑」,是一座極大的綠地花園,收容著無數生病受傷的小動物們。
陽光灑下,隨處可見蝴蝶翩舞在繁花綠意中,一名灰棕短髮,輪廓深邃的中年男子,面上有些受傷的殘跡,手腳也裹著紗布,盤坐在草地上,褐色的眼瞳略帶憂鬱氣質,呵護又疼愛的撫著眼前幾隻低頭拼命吃東西的犀虎貓。
十四星宮神將中的巨門,向來熱愛動物,聖院內所收留的各種動物,都可看到他佇留的身影,觀苑內收留的動物們,更幾乎都是他在照顧。
「雲琥,多吃一點,爸爸聽說你被魔君意識附體,又跟著冬去妖魔界受苦,在邊陲挨餓好久,還被妖魔踹,該死的魔物,爸爸一定把垃圾都殺光。」巨門光想就心疼極了,不禁又給了更多肉條。「還有咪琥和琥琥也跟著我一同在攸爾西國的舊城出事,被困在封閉的空間內,你們一定嚇壞了。」
當時他被困在水晶柱內,動彈不得,意識、聲音卻還聽得到,隱隱聽到三隻犀琥貓哭喊的喚他,他無法回應,只能聽著貓孩子們的聲音,讓他心疼又心碎。
沒多久,紫微、破軍、天同竟也跟著被擒來一同困在水晶柱內,彼此可用心識傳音,卻無法脫身。
「現在沒事了,等你們都穩定些,就帶你們回靈界吧,以後就待在靈界,未來的人界和光城聖院要應付很多的戰火,不適合你們。」撫著他們的手掌有些停頓,看著觀苑內的其他動物,有的在草地上悠閒散步,有的嬉戲著。「也得找個安全的地方,安置院內的其他動物。」
巨門看著遠方天際,與北方交疊的蔚藍晴空,被魔豔天流擠壓,交織出一條色彩更加繽紛的邊緣帶,驚人的絢目,不時有七虹彩光掠影,激發出更加輝煌的神聖光流,令人心情複雜。
難道最神聖的光輝竟是來自魔氣的參與,天意要訴說什麼?
「怎麼了,吃飽了?」此時,手邊傳來舔舐,犀虎貓舔舐或偎蹭著他的手低叫。
「就知道你傷才好,就會往這跑。」破軍的聲傳來。
「我擔心他們。」巨門抬頭看到紫微、破軍、天同,還有其他幾位久未見面的同伴,他驚喜起身。「貪狼、武曲,你們也回光城聖院了?」
貪狼這一年奉命守東北交接之境的「珞爾喀山」,是聖院管理北方通道的重點駐地,值此時刻,更該嚴守此據點才是。
「學院長召回全部的星宮神將,各地據點改由封界官和五層獵魔者接手。」貪狼俊秀的面容一嘆。
光城聖院在世界各地有甚多的據點重地,每一個據點皆因妖魔為禍輕重的不一,而有封界官或星宮神將領軍鎮守。
「眼下這種情勢,講風雨欲來都還太客氣。」武曲模樣粗獷,性格卻甚為細膩。「只是妖魔界已掌握了整個北方,形同握住了人界三分之一的大地,隨時可大開殺戒,至今卻遲遲沒動作,倒是值得深思。」
整個光城聖院上下,眾人雖一如往常,從容鎮定,但每個人都心知人界隨時將成戰場。
「你是想問那個謠言吧?」天同直言道。「銀天使為魔君誕下血緣,最後血緣留落異界,人界盛傳冬就是妖魔君王深愛的銀天使轉世。」
「武曲說得沒錯,以妖魔界如今的氣勢大可趁勢出手,這個謠言到底是何真相?」巨門也好奇。「若傳言為真,只能推斷妖魔君王為了血緣才還沒對人界下手。」
魔君血緣流落人界,非同小可,莫怪魔皇大公寧毀三界鑰約,也要對人界出手。
「翔真的下落不明嗎?」剛回聖院,貪狼只想問清楚此事。
眾人看向十四星宮神將之首的紫微,大司聖不在,紫微暫代了大司聖的位置,目前任何召集的事都由他發落。
紫微長聲一嘆。「春和冬另有任務,學院長已經親自召回遠方的秋,還有代替冬被交易去大海的夏,其他事待星宮神將全員回歸,上父會親自說明。」
紫微的回答讓大家不安高懸的心暫放,畢竟面對這樣的時刻,春、夏、秋、冬,四位光城聖使缺一不可。
「我說,現在傳言如何不是重點,而是大司聖在妖魔界生死不明。」破軍替老頭的處境擔心。「你們說,妖魔界會不會凌虐,嚴刑拷打他?」
說到大司聖,眾人神色凝重,心情更是沉重,目前妖魔界沒來任何消息,大家皆焦慮大司聖的處境。
「大司聖禁不起虐吧?」
「可能連餓一餐都不行吧。」
「從認識老頭開始,一直都是他在聖院內作威作福的印象,愛收集名貴罕有的珍品,吃美食飲美酒,這下可好,妖魔界的魔手段可殘忍了。」
「這個時候就希望老頭發揮見風轉舵的本領,風骨就別在這時候拿出來了。」不然會被魔以極端的手段慘虐。
眾人想到老頭的『嬌貴』,都為他捏把冷汗,不敢再往下想。
「記憶中大司聖沒吃過什麼苦頭,更別說落到妖魔手中,現在可好,一出事,就直接落到妖魔君王手上。」
雖說大家私下總愛抱怨大司聖的假公濟私、倚老賣老,更愛隨便就給人按罪名,威脅交給司律庭,但大家都知道老頭嘴硬心軟的德性,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
每從人從進光城聖院就與大司聖互動,更習慣他那張永遠看不清楚面容,蓋頭蓋臉又愛變換顏色的長鬍鬍,刁起人來,絕對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我說不大家也不用這麼悲觀,老頭能力在我們之上,年輕搞不好也吃過苦頭,應該……熬一下可以吧。」破軍道。
「說到這,有誰知道老頭年輕的事?」武曲環胸沉思後,忽問:「我好像從來沒聽老頭說過年輕時的事。」
這一問,眾人面面相覷,隨即看向紫微。
「我一進聖院看到的就是長髮、長鬚的大司聖,頂多髮型、鬍鬚變個模樣,帶領我進來的前一任星宮神將,也說過大司聖是聖院的謎團之一。」紫微無奈攤手。「聽說夏和秋見過他的模樣,一派童顏,跟聲音和氣質都不像,把二人都嚇到了,但是,根據秋後來的觀察……很可能也不是大司聖真實的模樣。」
童顏?!難怪澔星不停的說老頭的模樣搭德性太詭異,根本是故意露臉來嚇他。
「老頭為什麼對自己的長相這麼神秘?是長得很驚天動地,還是太嚇人?」武曲的疑惑也是眾人的疑問。
大司聖的年輕事蹟到底誰知道?大家只知道大司聖該是很老、很老了,但從沒人知道他到底多老!
「你們都聚在這呀!」熟悉的女子聲歡呼跑來。
「莎婷,終於看到妳了!」貪狼快樂的招手回應。「還以為一回聖院,第一個看到的是妳,結果妳現在沒住在聖院內。」
光城聖使和星宮神將無論誰回來,幾乎第一個看到的都是俏麗的莎婷燦笑可人的迎接。
「一個疼愛我的阿姨,因為害怕住在聖院附近會成為被妖魔攻擊的目標,就跑去遠一點的地方住,要我幫她看管一下房子。」
從妖魔界佔領北方之後,再加上謠言極多,幾乎認定光城聖院隨時會開啟戰火,因此聖院周遭的城鎮,很多人趕緊離開。
原本就是貴族千金的莎婷,父母擔心她的安危,她只好回家陪雙親幾天,安定他們的心後再回光城聖院。
「見到你們我太高興還聽說其他星宮神將都要回來了。」莎婷看到貪狼、武曲快樂得蹦蹦跳跳。
「妳現在是『只』想見天機吧。」天同調侃。「不過,連天機、天相都被召回來,就知道現在人界情況多嚴重。」
天機能力沉穩,擅於封界,謀智過人,思緒活躍,是聖院倚賴負責西方的重要舵手,如同天相掌南方轉裁庭,天機負責西方國家對聖院提出的要求,更是栽培封界官的要人。
大家都知道莎婷向來心儀天機,因此特別愛取笑她。
「你們真討厭,我明明是看到大家回來很高興。」巨門腳邊的犀虎貓改朝莎婷跑過去。「雲琥、咪琥、琥琥,你們還是這麼可愛。」她蹲下身摸摸每一個小傢伙。
「莎婷,妳常跟在大司聖身邊,可聽他說過年輕的事?」破軍想起剛剛的討論。
「大司聖年輕的事……」莎婷側首想了想。「我只聽他說過,他小時候一直待在大海上,因為人界的天流、地息還不穩,大海有浪濤潮落反而較為穩定。」
「人界天流、地息不穩?!」
莎婷的話讓大家面面相覷,努力回想祖父母輩有遇到人界天流、地息不穩的時候嗎?
「我不記祖父母那一輩有這種時候,會不會更上一代?」
「更上一代,老頭是很老,再更上一代不就破百歲了?」從大司聖健朗的言談和行動力,實在看不出來呀。
「問題是更上一代也沒這種時候呀?」
「人界唯一有天流、地息不穩的時候,只有光城聖院早期剛開始的時候,那時人界剛從渾沌中脫離,萬物初始,一切都還是萌芽階段。」紫微道。
「嗟。」眾人一聽個個低啐一聲揮手,這根本不可能。
大司聖是人類,或許有術法與獨特的異草延年益壽,但怎麼樣都不可能跟上父和學院長一樣,可以追溯到人界混沌之期。
「看來不是老頭胡說,就是莎婷妹妹聽得有誤。」破軍道。
「大司聖唯一說過和以前有關的事,就只有這件事,我絕沒記錯。」莎婷不服嚷叫。
「好好好,那就是老頭說法有差異,他想表達的大概是另一個意思吧。」武曲安撫莎停小妹妹。
「大司聖……會回來吧,他不會有事吧,聖院沒他老人家的身影,都失去生氣了。」莎婷擔憂又惆悵地道。
「沒事的,上父和學院長會想辦法救回大司聖,還有我們也是。」紫微安慰她。
「雖大司聖在聖院也是作威作福,但少了他的身影和聲音,就讓人感到哪不對勁。」
天同的話讓大家認同頷首,失去大司聖的光城聖院,他們這次回來感觸特別深。
「還有一件事,我想問問你們,對妖魔界的魔獸種類和習性熟悉嗎?」莎婷問。
「我對他們的熟悉都在出手的那一刻。」破軍挑眉道。
「沒錯,一看到就直接斃了。」天同頷首。「還管它什麼品種?」
「沒有例外?」莎婷驚訝道。「連對牠們的小孩也是?」
「對魔獸需要什麼例外呀!」牠們把人類當食物,還需要善待嗎。「而且我們見到的魔獸一隻隻都龐大無比。」哪來小隻的。
對武曲的話,莎婷瞠目後憂慮皺眉。
「妳怎麼會想問這個?」紫微問道。
「我陪父母那段時間,撿到一隻小小的野獸,感覺很像妖魔界的小魔獸。」
「拿來,我幫妳宰了。」破軍直接伸手。
「它只有這樣大耶,可以在我掌心上,一隻小小孩耶,連怎麼撕咬獵物都還不知道,有必要這麼輾草除根嗎?」莎婷比出小拳頭模樣,跳腳的打掉他伸來的手。
「難道妳還想訓練牠吃素不吃葷嗎?」真是夠了,無聊的善良。「等妳的四肢被扯下,內臟拖出來吃,頭再被咬掉,妳就不會覺得牠是隻無害的小小孩了。」
「任何動物,不分境界、族類,剛出生的小傢伙都是無辜的,既然莎婷撿到,就與莎婷有緣,妖魔界的魔獸,向來對認定的主人,忠誠不悔,好好照顧,或許反而可成助力。」向來對動物照顧有加的巨門中肯道。「小魔獸妳就先餵牠吃撕碎的生肉,還是肥胖的大蟲。」
「我餵他蟲、生碎肉,牠完全沒動靜,倒是牛奶、羊奶、水,他有喝,還有我撕碎的麵包。」其他時間都在睡覺,而且一睜開眼,看到蟲和碎肉,就可以感覺到一股惡狠狠的瞪視。
「不會吧,真的是吃素的,只喝奶和水!」破軍驚訝了。「我看這隻活不了太久,莎婷妹妹,還是早早送牠上路吧。」
「沒錯,妳照顧不了的,搞不好牠想吃的人的內臟,難道真去殺人,還是去墳場找內臟嗎?」
「夏要回來了,無論生煎、火烤,他一定有料理魔獸的好秘方。」
其他人也跟著你一言我一語的附和,個個都要她放棄。
「你們真討厭,牠會活下來的,不要一直詛咒牠。」莎婷氣得送給身邊每個同伴白眼。
「各位大人,關於大司聖的消息,妖魔界派信使來了。」一名聖院內的護衛來到觀苑道。「學院長要各位大人前往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