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二十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

北方有兩座各種詭奇高岩堆疊起的聳天高峰,峰下茂密的原始荒林與大小巖洞。

從妖魔佔領北方後,就見一個巨大的灰綠圓環銜接兩座奇岩高峰,環心中央是霧濛的渾沌,四周可見高聳矗立的石鏡環繞,每一扇石鏡皆聯結不同空間的魔獸,此地被改造成貴族妖魔處置獵物飲酒的玩樂之地,名喚;虛林姽鏡。
人界異獸與各國皇族一旦落入妖魔之手,便被送至此。
「聽說這是人界猛禽,不知對上畏界的爬獸,哪個更勇猛?」
只見平日霧濛的環心如今有十多隻猛獅走動,當其中一扇石鏡青詭幽光耀射後,一隻如百節大蟲,更如巨蟒的生物從石鏡內竄出,讓五六隻公獅警戒咆嘯。
圓環外圍是無數的妖魔,看著環心中的斯殺叫囂著,長著尖刺鬃毛的畏界爬獸,蠕動蜿蜒著身軀,長長的身軀一擺尾,闊長的大嘴一張,兇猛地咬斷一隻猛獅,場中頓時鮮血四散,更加帶起了雙方的激戰,場邊的吶喊叫聲不絕。
兩座奇峰高處,有幾座高低不一的奢華座榻,圓環外圍向來是貴族妖魔們的部屬,更尊貴的貴族魔物們則在高處觀賞。
「人界猛禽跟人一樣,軟弱得毫無看頭。」唉,看到猛獅很快被畏界爬獸一隻一隻吞食掉,真是沒勁。
奇峰半腰處,有一座特別豪華,以金藍流光裝點綴的座榻,也是負責「虛林姽鏡」一切的炎無魔爵。
「魔爵,您今日心情似乎特別愉快。」一旁的隨侍魔僕替主人斟酒,好奇問著,主人從一收到魔王宮殿的來信唇角就一直高揚。
「今日本魔爵將見到一個期待許久貴客。」
炎無魔爵一身閃閃發亮的衣物,領子和袖子還綴著五顏六色的大泡泡飾品,相當奢華浮誇,甚至華亮到讓人難以看清他的模樣,畢竟他實在亮到扎眼。
「君上終於要來了嗎?」能親賭魔皇大公的丰采是無數妖魔的心願。
「這種不痛不癢的節目,永遠別想引起君上的眼。」
「那魔爵還大張旗鼓說您邀請了君上。」明知不會來還召告貴族間,盼不到魔君,會招怨呀!
「虛林姽鏡是佔得人界後第一個皇族魔親聚會之地,意義不同,當然得盛邀君上同歡。」炎無魔爵彈彈手指示意魔僕再斟酒。「君上的性格不會來此,卻一定會派人來。」
「那會派……梅絲達女侯爵?!」自從折衝之破三分之一化體在人界失蹤,本體昏迷不醒,梅絲達成了君上命令最重要的執行者。
「她和你家主子魔爵我一樣,都只是魔君的左右手,代表不了君上。」魔爵悠然交疊起雙手,等待著貴客。「能代表君上與會的人,身分自然是超越一般的貴族妖魔。」
「超越一般的貴族妖魔……難道是魔爵您一直癡心妄想的――」
話未完,一股威壓全場的魔息陡降,隨即帶著星晨色彩的夜魅罩下,天地像佈上一層淡爍清輝,炎無魔爵馬上起身,領著眾魔單膝跪地後再起身躬迎,致上最誠摯的敬意。
當四周又恢復正常,眾魔看著一個彷彿集夜輝之華凝化而成的修長身影,來到炎無魔爵座榻處。
「能在人界見到魔上大人親臨虛林姽鏡,意義不凡。」一見來人炎無魔爵無比恭敬,抬起的雙眼滿是仰慕。「遠古之戰,夜輝魔上橫掃天使軍團的丰采,至今深烙腦海。」
「過往之鋒、魔上之位,皆已不存。」來人令人絕寰屏息的容顏上不見情緒,只有高冷。
「在炎無心中,大人傲立天地之姿,幾可比肩君上。」在妖魔界魔皇大公是萬魔唯一的尊崇,這種話已屬大逆不道,炎無魔爵卻毫不在乎,緊跟來人身後,只想傾訴滿腔的崇拜。
「你倒是跟以前一樣。」傲凜的身形終於停下腳步給了炎無魔爵淡淡一瞥,冷然道:「毫無長進,煩人不變。」
「能讓魔上大人記住,炎無的榮幸。」為這僅有的注視,炎無魔爵激動不已,卻見對方直接往前走。
「我只給你一杯酒的時間。」來人一揮手,直接走到炎無魔爵的主座前毫不客氣落座,居高臨下俯瞰全場。
「聽說大人收了瑁剡的座下魔獸,闇魍獸?」炎無坐到身旁的副位,趕緊命人送上備妥多時的美酒佳餚。
黑魍古魔死後,很多謠傳說他的座騎闇魍獸也跟著死亡,但炎無覺得以闇魍獸的韌性,不可能輕易死亡,果然不久後聽聞闇魍獸似乎被人以特殊的方法救走。
「你有興趣,讓給你如何?」對方一雙星子般幽亮深邃的瞳看著他。「條件就是這十多扇石門內的魔獸都得與牠對決。」
「魔上大人看得起,炎無卻受不起,此等魔獸非一般人可駕馭,唯有大人能收服。」炎無魔爵很有自知之明。「要毀了虛林姽鏡大人只需一句話,何需勞動闇魍獸。」十多扇石門內的魔獸就算全放出,只怕也難敵闇魍獸。
「你的聰明是我還願意對話的地方。」
「魔上大人若願多相處,定當發現炎無還有更多的優點。」魔爵狂喜再道。
對方只是淡瞟一眼,接過魔僕呈上的美酒便不再說話。
此時虛林姽鏡環心中再出現的是一隻龐大的巨鳥,還有一個人類的小女孩,其中一扇石門綻射出青黑妖光,游竄出二十多隻和人一樣高大的刀魘獸妖,骷髏的面孔,狀似人界螳螂的身軀,舉著雙手鐮刀似的雙手揮砍著。
巨鳥雙翅大張,不停的威嚇伸長頸子怒啄想靠近的刀魘獸妖,極力保護身下被嚇壞哭叫的小女孩。
「聽說這是人界一種叫神護的巨鳥,與隱藏山林的班拉爾有深厚的淵源。」炎無對主位上的人講解道。
「班拉爾,花精與人類的後代。」邃亮的眼瞳轉為深沉。
「魔上大人真是見識淵博,這個人類小孩聽說是班拉爾的皇室公主,有花精的血緣,無論是活生生吃了還是訓練當玩物都是很好的選擇。」
妖魔佔領人界後,人類便成了魔的賤奴或玩物,年幼的孩童則可能是餵食魔獸的餌食,若有特殊血緣便是上層妖魔的佳餚。
班拉爾的小公主玲玲髒污的面頰上還看得出粉嫩的蘋果小臉,滿臉驚恐與淚痕,害怕的緊捱在神護羽翼下,二天前和兄姐被魔雷震轟分散後,她和神護就落入趕來的魔兵手中。
當更多的刀魘獸妖從石鏡內跳出來,一刀又一刀的砍中神護,神護龐大的身軀越來越難支撐。
「大鳥――」玲玲哭喊著。
直到巨鳥神護被一隻最大的刀魘獸妖長刀穿心,龐大的身軀在鮮血噴湧後終於緩緩倒下,玲玲駭聲大叫。
「不要死……不要離開我――大鳥……」
一旁眾魔狂呼歡嘯,欣賞接下來刀魘獸妖將活生生砍下小女孩的頭顱,那帶著花精血統的稚嫩身軀和鮮血將給眾魔分食享用。
面對刀魘獸妖舉刀來到,小女孩已恐慌到渾身動彈不得,只能閉緊眼,面對死亡,危急一瞬,一道冰冷銳氣與浩光同時襲向刀魘獸妖,銳鋒削斷其長刀手,浩光沒入其眉心,隨即獸妖顱首爆裂散碎,最大的刀魘獸妖倒下!
忽來的演變,眾魔們全愣住,炎無魔爵大喝。
「是誰敢在虛林姽鏡撒野!」
只見絢麗多彩的魔氛天際忽現裂縫,數道白昊清光破天而下,一身紫白衣物的少年伴隨著耀若朝曦的浩光臨空飄降,一落地,龐大的昊光氣漩震懾住岩邊眾魔,竟無一人敢上前。
「聖光浩氣?!」
「至上界的人?!」
「他們已有來到人界的通道?」
紫衣飄袂的少年,昂然出塵,白紗覆面下僅露一雙紫色雙瞳,當四周魔兵要攻擊時,他雙目一凜,竟掠過銀輝之采,伸起手掌,掌背上浮出一環又一環的銀色光騰迸撩開,四周石鏡起了共鳴,銀光折射,虛林姽鏡佈滿一片銀霧光華。
昊亮華光四射,哀號聲頓起,幾乎要刺入眼瞳,奪人雙目的銳昊,除了讓環石邊上的妖魔們全驚號躲避,更讓眾魔兵們全摀著雙眼倒地哀號,他們的眼球全融化。
「大人不用擔心,此人難逃虛林姽鏡……魔上大人?」炎無魔爵轉頭正想稟告,卻見主位上已空無一人。

銀霧光影中,才抱起小女孩玲玲的紫衣少年,忽感身後驟至的強勁,驀然轉身,浩氣、威厲初對掌,四周石鏡震碎,幾要震垮虛林姽鏡!
「無聲之滅,蒼將。」少年沉聲喚出來人身分。
「你,如今是誰?」蒼將紅唇淺勾。「人界聖使?至上界光輝?」
「那妳又該是誰?」一雙紫瞳微瞇起反問。「依然是春的保護者?或者,魔王身邊的魔上大人?」
「我的選擇從來不變。」
「何必出手?」紫衣少年清楚削斷刀魘獸妖那隻長刀手的鋒銳是蒼將所為。
「隨心而已。」蒼將挑眉回應。

外邊魔物們看不到銀霧光影中的虛實,魔兵群聚圓環大石邊,嚴陣以待,當銀霧光影消散時,環心已又恢復成一片霧濛渾沌,唯見無聲之滅蒼將負手昂立其中。
「魔上大人,侵犯者呢?」怎麼沒看到人。
「溜了。」
「溜、溜了!」以魔上大人之能,竟有能從她手中溜走的,事情太震撼,讓炎無魔爵一時講話都快咬舌了。「那、那那可知是哪路人馬?」
「不清楚,我走了。」
「走、走了!」
無聲之滅瀟灑離開,留下還來不及反應的炎無魔爵。
「這北方到底潛藏了多少光城聖院的人?」角落一雙細長雙眸,看完事態發展,長眸眨了眨,忍不住發出心中的疑惑。「這麼明目張膽,都不怕曝光身分。」偽裝成妖魔的九繞,從剛剛就屏息的看著。
原本是要探查班拉爾小公主的下落,花精血統的小女孩是貴族妖魔熱愛的玩物,九尾狐天生的妖神氣息,讓他扮成貴族妖魔混進來毫不費勁,沒想到遇上這麼一齣有意思的大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