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 連載之六


晴空萬里,陽光明媚的照耀在溪岸邊,一座被花草綠意圍繞著的紅瓦白牆的花園樓房,後花園內,莎婷正把一籃籃的花灑進一座樹藤圍起的柵欄內。

「太好了,在各種顏色的花海中,果然看起來親切不少。」她擦擦額上的汗,對自己苦心忙了一上午的成績很滿意。
「小婷,妳今天在家呀?」一名溫婉秀麗的中年女子來到後花園。
「琴姐,妳回來啦,外面現在很混亂,沒遇上什麼吧?」莎婷忙招呼的迎上去。
琴姐是莎婷雙親特別請來陪伴、照顧獨住花園洋房中的女兒,日前有事,離開幾天。
「有光城聖院的五層獵魔者在巡邏守護,沒什麼事的。」住在聖院保護的範圍內,琴姐可不擔心。「倒是妳今天不用去聖院嗎?」平時她一大早出門,午夜前才回來是常有的事。
「傍晚再去,聖院今晚要進行跨境的聯繫,需要傳使聖女圍成結界,今晚不用等門,我會在聖院過夜。」
「這、這不會是小捲尾吧?」琴姐看到莎婷身後的樹藤柵欄,驚訝問。
大樹下,一座樹藤圍起的柵欄牢籠,欄內鋪滿了一層花海,中間一陀黑黑的小獸低伏著身軀,頭被套了好幾圈歪斜的粉紅蕾絲,捲捲的尾巴被打上一個粉色小蝴蝶結,渾身上下搭出可愛的少女風,卻都掩蓋不住小魔獸橫眉豎目的德性,亮晃晃的金色眼珠子兇光迸閃,頸邊歪破的蕾絲顯然是想抓下來又抓不下來。
「就是牠呀。」莎婷下巴頂了頂,要她瞧瞧。
「竟然還活著!」記得幾天前的印象是奄奄一息,毛髮毫無光澤的塌散,被莎婷帶進房內做什麼術法靈療,但大家都覺得那是白費力氣的事,這隻小魔獸應該死定了。「沒想到那位大司聖教過妳的術法靈療還真的有功能?」
琴姐一直覺得光城聖院內,那位只注重養一大把美鬚的大司聖,成天閒散的很,功能看來不強,能力應該很虛,沒想到還有幾分真才實料。
「當然,大司聖他老人家深藏不露,很厲害的。」莎婷是大司聖的崇拜者,最討厭有人懷疑大司聖。「那一晚小捲尾的身軀都冰冷僵硬了,做完術法靈療,就活過來了。」
「把牠弄成這樣是做什麼呀?」
樹藤上空和四周隱隱流動白色清光,很明顯是聖院專門用來綑縛野獸的術法,籠內的小魔獸跳不出,也撞不壞這座術法牢籠,但是套那麼多粉紅蕾絲還在尾巴打上一個小蝴蝶結,功能何在?
「讓牠看起來可愛一點,否則誰敢靠近呀,不是常說,多接近好的事物,會有潛移默化的功能,讓小捲尾多接近粉紅可愛又親切的蕾絲,久了就不會那麼兇。」希望看起來會可愛一點。
「喔……」琴姐實在很想問;為什麼會覺得粉紅蕾絲代表親切可愛?這東西怎麼套都不會讓陰森森的魔獸變可愛的粉紅獸,又不好破壞小莎婷的少女心,只好改問:「為什麼一定要牠親切可愛一點?」
「他活過來那一晚,吃掉我的麵包,喝掉我的湯,還對我撲過來,一副要咬死我的樣子。」說起來莎婷就有氣。
「這麼兇!」
「就是,被我拿東西打昏,就趕緊把夏給我的紅蓮瓣放到他身上,醒來以後,果然乖乖的不敢亂動。」哼。「現在我有紅蓮瓣的咒語,這傢伙敢再囂張,就勒緊困在他身上的紅蓮瓣。」
「那個頭和臉怎麼看起來……好像腫腫的?」之前看小捲尾就乾乾瘦瘦的。
「妳不知道,牠吃個東西,就一臉內心戲很多的眼神,一吃完東西,果然就想耍狠咆哮,我早準備著,他敢咧牙,我就抄起書拍牠,幾回下來……那頭和臉就腫了。」對付這隻小魔獸莎婷越來越有心得。「還有,牠不吃生肉、肥蟲,只吃人類的食物。」而且食量大的嚇死人。
「魔獸怎麼會吃人類的食物,真是魔獸嗎?」琴姐不敢置信。
「長成那樣總不可能是什麼靈獸?聖獸吧?」拜託。
陽光下,樹藤牢籠內的小魔獸,藍黑的毛髮光亮了不少,兩頭尖尖的角,搭著貌似獅子的小臉,一對上眼,就張嘴咆吼,猙獰張狂的兇光閃閃。
「說得也是,真醜。」琴姐拿一邊的長竹棒伸進去戳一戳,才一靠近小獸嘴,馬上被怒啃成塵碎。
「琴姐,以後妳和胖嬸都別太接近牠,我來就好。」莎婷決定以後都先用紅蓮瓣的咒語定住他,再餵牠吃東西。「小捲尾雖然傷勢未全癒,每天清醒的時間也不多,但隨著食量恢復,兇性越來越顯露,小心點好。」
「妳還要照顧牠?」找個地方,放了吧。
「總是等牠傷勢好到差不多了,再讓牠離開。」畢竟都救了,有始有終。
「好吧,妳自己也小心點就是,我先進去幫胖嬸準備晚餐,順便做些宵夜,妳帶到聖院內和大家分著吃吧。」琴姐說完,要走進屋內時,忽又想到什麼似的轉身回來,從腰間拿出一塊小石頭放在樹藤牢籠邊,還雙掌交握默禱一番。
「這石頭有什麼功能?」莎婷好奇的看著地上那顆小小的石頭。
「這是我們家鄉的習俗,任何動物包括人受傷,每天疊一顆石頭祝禱,直到對方康復為止。」
「琴姐妳真好心。」
「我是希望這隻魔獸快點好起來,快點送走。」留太久總是讓人忐忑。
琴姐走進屋內後,莎婷繼續好奇的趴在柵欄邊。
「小捲尾,你到底會不會說話呀?」回想那一夜莎婷好像聽到兇狠的聲音貫入耳內,但她不是很確定,是不是自己太驚慌聽錯了。
柵欄內的小魔獸,金亮的雙眸對上她,馬上獰光迸出,現在的他縱然掙脫不出術法牢籠,但是滿腔的怒火,只能每天撞柵欄發洩,尤其面對眼前這個女人,嘴邊噴出惡狠狠的氣,森白的牙一露出,衝來就要撲上莎婷。
「你看,小捲尾,粉紅搭白色滾邊的蕾絲小斗蓬,我一直想幫你穿穿看,繫上這個,你越兇就會更棒。」一種反差效果的可愛,莎婷早就迫不及待,等著他兇狠德性出現。「喂、喂喂喂,怎麼忽然離那麼遠,過來一點……呃,睡著了?」
只見花海中的小魔獸,身形瞬間彈回去,同時,鼾聲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