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連載之三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

明月高懸,一棟矗在小溪岸邊,紅瓦白牆的花園樓房,月光照拂著房子四周的花草綠意,在幾盞屋前和屋後高掛的提燈下,將樓房襯托的溫馨美麗。
「琴姐,我回來了。」一進屋內,莎婷放下手中抱著的一大箱文件。
「小婷,今天比較晚,吃過了嗎?」一名溫婉美麗的中年女子迎上她。「怎麼啦,妳心情不好?」不像往常一樣,一進屋就是笑容滿滿的喊著。
「今天妖魔界派人送來大司聖的消息了。」莎婷沉重嘆氣。
「情況不好嗎?」琴姐聽到也憂切問。
「也不是。妖魔界的條件是找回那個被銀天使打到天邊角落去的魔殿少公,折衝之破。用他的下落換取大司聖的安全。」莎婷撐起眼角,作出她記憶中狩破的兇狠模樣。「我只記得那個人眼神很兇惡,喜歡站在跟山一樣高的骷髏堆上,表情好像多看一眼人界都會玷污他的雙眼。」
這棟美麗的屋子,有琴姐和二名下人,原屋主已遠行,琴姐是莎婷雙親特別請來陪伴獨住花園樓房中的女兒。
「這麼嚇人,妖魔都長這麼可怕?!」琴姐拍拍心口。
「那位少公長得不可怕,但是看起來就很讓人毛骨悚然。」莎婷一點都不想回想。
「聽起來不算壞消息,找到那位少公,大司聖就可以回來了。」至少有個方向,但小婷模樣看起來好沮喪。
「妖魔界還附上大司聖的一大把鬍子,看了好難過。」莎婷想到盒子一打開,就是一大把沒有人會認錯的長鬍鬚,她當下一陣悲傷。
「鬍子有什麼好傷心的?」琴姐不解,至少性命還在呀。
「大司聖很看重他的頭髮和鬍子,神學院內的女孩們還每天收集露水幫他保養,他老人家總是小心翼翼的為鬍子修理出造型,這是他動力的來源,跟他的命一樣重要。」莎婷不情願的嚷喊,為什麼大家都不看重這件事。
下午在光城聖院內,面對妖魔界送來的長盒子,要打開時,大殿上眾人全都屏息,氣氛安靜的連根針掉下去都聽得到,每個人無不心驚膽顫的看著長盒子打開。
直到那把長長的大鬍子映入眼簾時,莎婷和其他傳使聖女們全哽咽,紫微、破軍、天同還有貪狼、武曲竟是全鬆一口氣,有的還拍著胸口,不停說著,幸好不是一條臂膀還是剁了大司聖身上哪塊肉。
「這樣呀,那只能希望妖魔界有點良心,別太折磨一個閒散……唉,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家。」琴姐實在不好說,能把修鬍子當作動力來源的人,平日生活應該很閒吧。
「我知道剪個鬍子性命不受影響,但是一把鬍子被剪,可知道大司聖多無助。」聖院上下都知道,大司聖他老人家雖然嬌貴又愛刁難人,但能力深沉,只是不愛展露,現在他最在意的鬍子任人剪去一大把,一定是處境淒慘。
只要想到大司聖會不會被嚴刑問候,莎婷的眼淚就快滾下來。
「別難過了,現在這情況妳也無能為力,只能看聖院要怎麼處理。」琴姐安慰。
「小捲尾呢?」莎婷擦擦眼角,看向客廳四處,沒看到放小魔獸的盒子。
小魔獸特有的長尾巴捲捲的,莎婷乾脆都叫牠小捲尾。
「在後面,情況看起來很糟,應該……快差不多了。」琴姐搖頭。
「不會吧!」莎婷嚇一跳。
「他不吃東西,就喝了一些牛奶、羊奶,牠是野獸,只喝這些,怎麼可能會活下來。」琴姐朝屋後喊著:「胖嬸,把小捲尾拿給小婷。」
「來了、來了。」從屋後走出來的廚娘邊擦著一手,另一手拿著大葉子包裹的黑色小身軀。「小婷呀,這隻小怪物很麻煩,胖嬸我忍著噁心,撕了生肉搗爛肥蟲伴汁給牠吃,居然用尾巴掀翻那碗生肉蟲汁,流得廚房滿地的血水和蟲汁,剛剛才擦乾淨。」
「牠……還活著嗎?」莎婷嚇得趕緊接過來,看著大綠葉上的小身軀,不但奄奄一息,原本蓬鬆的毛髮也毫無光澤的塌著,捲捲的長尾垂得直直的,看起來就差一口氣了。「怎麼用大樹葉包?原本箱子呢?」
「被牠咬壞了,這隻小怪物剛剛一陣抽搐就不動了。」胖嬸受不了揮揮手,要她認命。「畢竟是魔界野獸,不適應人界,不吃東西,死了也是活該,樹葉包一包,拿去屋後埋一埋就可以了。」
「怎麼會這樣?牠到底要吃什麼呀?」 真苦惱,既然救了,就想牠活下去。
「小婷,還是送到光城聖院內,看看裏面的人是否能救活牠。」琴姐問:「不是要妳問聖院的人,怎麼救活牠?」
「我問了,個個都叫我宰了牠,提早送牠上路,只有巨門告訴我小魔獸吃的東西,和我們餵的都一樣呀。」小傢伙就是不吃。「難道真的只吃人的內臟?」怎麼辦?她不想去墳場找內臟呀!
「別想這麼多了,看牠能不能熬過今晚吧,我看這情況,妳真找來內臟牠也沒力氣啃。」琴姐看著樹葉中軟成一團的小身軀。
「我帶牠到房內,用大司聖以前教過的術法靈療試看看,若真不行,也盡力了。」莎婷無奈,決定聽天由命。
「我幫妳送些吃的到房內,妳今晚還要處理聖院內的公文吧。」琴姐命另一個下人幫她把那一大箱公文抱進房中。
大司聖不在,紫微雖暫代其位,很多公文案子還是只能由莎婷協助處理,因此她每天抱著一大箱公文回來。
暈黃的月光,輕柔的灑照進美麗雅致的房間內,一張白色小圓桌上,莎婷把各種水晶和花朵擺在小魔獸四周,形成一個散開的圓形花陣,以自己傳使聖女獨有的療癒靈氣,放在小魔獸身軀上給牠能量。
一會兒後,她看綠葉上的小身軀毫無動靜,甚至身軀開始冰冷僵硬,莎婷不禁有些難過,沒想到,還是救不活小傢伙。
決定明天幫小魔獸下葬在美麗的花海中,她想了想,打開衣櫃,拿出自己喜愛的粉紅色和白色蕾絲布,開始裁剪,再拿出一個美麗的黑色緞面木盒,少女心滿滿的莎婷佈置了一個充滿粉紅白愛心的小窩。
一切都完成以後,再把綠葉上的小魔獸和水晶與花卉一同擺進木盒內,放在窗前,希望照進的月光能給牠祝福,讓牠一路好走。
完成後,莎婷開始翻閱從聖院拿回來的文件,吃著托盤上的精致美食,琴姐和廚娘胖嬸,總會把餐飲擺得美美的,讓她看著充滿胃口。
就在莎婷邊吃邊埋入文件的內容時,卻聽到喀嚓、喀嚓的聲,她皺眉,什麼聲音?
下一刻更大聲的撕咬聲傳來,還嘖嘖咋舌,莎婷背脊一涼,猛地回頭,只見一隻拳頭大的黑色小傢伙正大口吞咬托盤上的夾羊肉麵包。
羊肉內餡被用力拖出來,小獸嘴牙齒賣力一扯,吃得津津有味,最後看到一旁的大湯碗,竟整隻爬進湯碗內,碗內不時傳出呼魯呼魯的喝湯聲。
這頭的莎婷目瞪口呆,直至兩頭尖尖的角從湯碗邊緣出現,隨即一隻藍黑毛髮,貌似小獅子臉型的小傢伙從碗內爬出,兩顆金色圓圓亮亮的眼珠子,以瞇起的架勢,展露兇光。
然後,不知是不是錯覺,一記怒吼的聲瞬間貫耳!
「死女人,敢再餵本公吃生肉和蟲,還套這種粉紅蕾絲布,我就咬死妳――」
當小魔獸的身軀猛地飛撲過來,莎婷只記得直接將手中的文件砸過去,下一刻文件和小魔獸掉地上!
「這到底什麼東西呀?」莎婷走過去,先探腳用腳趾戳戳小魔獸,確定牠昏迷了。「剛剛是牠在說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