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十八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

淡淡的光影灑落在一片如茵的草地上,虛空刷下粉色與紫色的淡霧,空氣中漫瀰著濃郁花香,香味幾乎直衝腦門,讓人感受不到其他氣味,各種叫不出名字的花朵爭豔盛開,連矮叢與其他綠葉都呈現各種繽紛的顏色。
「這裡就是連妖魔都不輕易進入的魔原狩?」
摔落魔原狩的班拉爾人驚訝的看著四周景色,遠方似見一大片澄澈的海湖,還有很多幾乎要與山峰同高的聳天巨樹,座落各處,更多的是造型奇特大小不一的岩石。
「這地方美到有些令人……害怕。」和想像中不同。
彷彿充滿一種謎樣的美,舉目皆是人界難見的巨樹與花草品種,既夢幻又原始,讓人像置身夢境中又充滿一種未知的危險。
「皇子。」一個侍衛要扶起腳受傷的小影。
「我沒事,皇姐怎麼樣了?」小影只擔心姐姐。
「大公主昏迷不醒。」跟著一起跌落魔原狩的侍女憂心的檢視倒臥於地的大公主。
魔雷轟下的時候,大公主張起靈力圈保護身邊的臣民,他們才能跌進魔原狩卻沒受重傷。
「大公主需要休息,她靈力耗損太多。」一個老臣嘆道:「巨鳥神護也幾乎都死絕。」
與班拉爾向來友好的大翼鳥,一路保護他們,眾人難過。
「聽說很多人被丟進此處就沒再出來過?」其中一個大臣小心的環顧四周,緊張問:「會不會躲著什麼樣的吃人猛獸?」
「我倒覺得這裡好像連個『活著』的東西都沒有。」身邊的侍衛道。「從剛剛都沒聽到任何鳥叫,更感覺不到風的流動。」
「這裡的山林……沒有聲音,偶爾可以聽到一些鳴叫的嘶吼。」和人界的樹完全不一樣。
「可惜我們無法更深入感受。」
他們雖是帶有花精血緣的族群,能聆山林天音,從大自然的風與光中感受萬物與遠方訊息,但與人類結合,純粹的花精血統已薄弱,數代後,唯有族中的預言神司和少數人,能精準的進行一場以意識聆聽感受天地訊息的能力。
本能讓他們深知魔原狩弔詭難言,卻難已察知兇險藏於何處,只能小心謹慎。
「大公主對大自然的感受更為獨特敏銳,能與動物和植物對話,更有勘破虛實的能力,等大公主醒來對這裡的環境應該會更清楚。」
班拉爾的皇后和大公主有著先人完美的天賦,其中大公主的能力甚至勝過預言神司。
「此地兇險未明,大公主又還昏迷不醒,妖魔界的人或許還在追殺我們,先找個安全地方休息一下。」另一個老臣提議。
一群人在僅存的侍衛保護下,揹起老弱與傷病,終於找到一個高峰下的岩洞,洞前還有成排的樹木遮掩。
岩洞後的高峰也有一棵聳天巨樹,近距離眺望這棵跟高峰一樣大的樹,只覺得樹頂似乎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果實,但被龐大的樹葉和樹藤遮掩,看得不甚真切。
「上頭好像很多果實,可惜太高了一時半刻爬不上去。」徒手爬大概要好幾天的時間才能到頂。
「神護在的話,就能一探虛實。」唉。
「此處應可暫時藏身躲避危險。」一個長老感受四周林木氣流,雖然那股沉窒感不變,但是洞內的氣息比外面要好些。
眾人將大公主安置在岩洞深處,幾個倖存的侍女在身邊照顧,皇子小影緊守在大姐身旁,一雙眼雖透出緊張和難過,卻抿緊唇,沒發洩出任何情緒。
「別擔心,大公主只是靈力耗損太多,好好睡一覺就沒事。」長老在他身邊拍著他的手,溫聲的勸慰他。「當北方落入妖魔界之手,就注定沒人能安生,振作起來,未來大家還需要您和大公主的帶領。」
小影難受的低頭,他的皇妹在那道魔雷轟下時,從他懷中震飛,他抓不住,妹妹就這麼不見了。
「皇子……」長老深呼吸一下,才再艱難開口:「班拉爾有可能只剩我們了,已經沒有悲傷的本錢,只能振作……」說到這,長老也忍不住哽咽。
看到老者落淚,小影反握住那雙老邁的掌,身為皇子的他知道,自己要扛起班拉爾皇族的責任,穩定眾人的心。
「長老,只要我們活著,班拉爾就沒有亡,先讓大家好好休息一晚,等皇姐醒來,再商量接下來的事。」
長老連連點頭,欣然的拭淚。
其他人在洞內也都暫時放下緊崩的身心,國破家亡、親人生離死別,連帶領他們的國王和皇后都生死不明,每個人心頭都壓著沉重的悲慟,卻無人敢在此時崩潰,除了此地讓他們心頭籠罩著莫名的不安外,一起跌入魔原狩的還有些年輕人和孩子。
年輕人害怕的幾乎無法掩藏情緒,孩子們的小手更是緊緊抓著大人,哭泣恐慌全在臉上,每個大人都極力的安撫,眾人心知若外面的班拉爾人全死亡,這些孩子就是班拉爾僅存的未來。
較年輕的大臣和侍衛們決定趁天黑前出去四周找些食物回來,留下保護的人力。
「這樹……」
大家一走出洞外就發現原本洞前一排樹竟然只剩二、三棵。
「這樹……會移動?」怎麼會這樣。
「有人?!」
其中一名侍衛驚訝指著前方山徑似有多人正走下山,眾人忙警覺的分別藏身到大樹與大石後,就怕是妖魔界的人。
「是……森摩國和雲流族的人?!」一個大臣先認出那些走來的人。
「他們竟然還活著!」其他人也陸續認出,都不敢置信的喊。
妖魔界佔據北方,就先對獨特血統的國家和族群開刀,森摩國和雲流族是帶有精靈血緣的後代,聽說他們始終頑抗妖魔界不願投降,最後整個皇族都被丟進魔原狩,從此沒人再見過這些人。
岩洞深處的小影聽到洞外的驚呼和喧嘩,深怕他們的聲音引來不必要的危險,正想走出去看情況,沒想到長老已拿著食物進來。
「皇子,太好了,魔原狩不是出不去的地方。」長老激動的道:「之前被丟進來的森摩國和雲流族的人都還活著。」
「真的嗎?」小影驚訝,他聽說過魔原狩的可怕,知道這個地方幾乎無人生還。「如果可以出去,他們為什麼還留在魔原狩。」
「他們說北方已是妖魔的天下,與其出去被追殺,不如先在此,反正魔物也不喜歡進來魔原狩。」長老把果物和麵包放在他身邊。「他們還帶了些簡單的食物給我們。」
「我去和他們打個招呼,謝謝他們的援手。」小影起身,長老忙阻止。
「你還傷著呢,好好休息,精神好了再和大公主一起去致意,畢竟在魔原狩,無論要離開或生存,都需要互相幫忙才有辦法。」長老覺得來日方長,要他好好養傷。
長老離開後,小影看著洞外眾人饑餓的吃著對方帶來的食物,森摩國和雲流族的人也說著這一路的艱辛,對妖魔的兇殘每個人都憤恨至極。
小影拿起麵包,才咬一口,那濃濃的草腥味令他皺眉,嚥下去更是一股血氣與腐敗的味道,他反胃的吞不下去。
「皇子?」一旁協助照顧的侍女看他一臉難受的將麵包放下。「還是奴婢問他們要些熱湯,先暖暖胃。」
「沒關係,我只是太累了,沒什麼食慾。」他看洞外大家吃得很高興,不好掃興,更不想讓對方認為好意帶來的食物被嫌棄。
聽著洞外的人聲,小影的身心漸漸放鬆,一躺下,睡意襲來,想著父母與失蹤的妹妹,心中立誓一定要離開魔原狩找到他們。
太陽西移,天際的色彩開始變化,一道又一道的狂風嘯鳴起,陰沉的闇影開始籠罩魔原狩。
小影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昏沉著頭醒來,才睜眼就看到一片駭人的景象!
岩洞的洞頂消失了,四周的岩石高低不一的竄動,最讓人懼悚的是不久前還一起進樹洞的人們,此刻成一具具橫倒的身軀,有的無頭,有的像是軀體被抽乾一樣的皮囊。
小影瞠目駭然,才張嘴,身後一個大掌摀住他。
『安靜,出聲就沒命。』熟悉的意識傳音在他腦海響起。
皇姐?!小影回頭發現他的姐姐已醒來,還有那幾個在身邊照顧的侍女也渾身顫抖的抱緊幾個還活著的小孩,全都嚇到噤聲,緊緊捱著大公主身後。
這時小影看到白日的聳天巨樹伸下無數細長如蛇般會吐信的紅蛇藤,纏住其中一具身軀的顱首,一陣竄動後,顱首被拔起,蛇藤捲起顱首,高高的掛在巨樹頂端,原來那些巨樹果實都是――人頭!
此時四周的花草很快噴出詭異的汁液,開始融化屍體,連岩石都成蠕動的怪物,共同吸食著屍體,很快一具屍體化為無形,只剩濃濃的腐臭血味與草腥味。
小影想到睡前咬的那一口麵包,完全就是這種味道,難道都是這些被溶化的血肉所變?想到此,他忍不住作嘔。
『魔原狩又喚魔狩妖林,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活的,到了晚上大樹成魔獸,樹枝也成吸血嗜肉的蛇藤。』大公主的聲音再次於每個人腦海中響起。『花和葉都有溶肉嗜骨的能力,降低呼吸的力道,千萬不要出聲,否則就會變成那些無頭屍與空皮囊。』
侍女和小孩驚駭的點頭,此時此刻他們只能依賴大公主的能力保命。班拉爾的大公主除了保有先人的天賦外,還能意識傳音。
『別刺激牠們進一步化成魔獸,尚可保一線生機。』
「皇子……快出來……老臣找到可以離開的方法了。」
忽然夜空中隱隱來長老的呼喚。
『別回應,食顱妖樹對聲音敏感,對氣味和視力不行。』大公主指向岩洞後的那棵樹。『妖樹吸食顱內的意識後,再操控顱首化出身軀來誘騙。』
只見長老的頭顱緩緩飄下,頸下開始匯集黑氣,轉化為身軀,遠遠望去似是站在山徑上呼喚。
看來,白日那些森摩國和雲流族的人都是這麼來的,小影看得冷汗直淌。
此時,一個小孩被竄動的蛇藤劃過嚇得哭喊出,這下四周的妖樹蛇藤和溶肉嗜骨的花草全激昂起,連遠方的巨樹都化成魔獸幾個大步跨來,掛在樹上的頭顱也像雨般落下,無數砸下的頭顱嚇得其他小孩全驚聲大叫的哭喊。
危急一瞬,五、六道瑩藍妖光如流星劃空,匯成一張巨大的屏幕罩住他們,強大的妖光讓鬧動的四周緩緩安靜下,妖樹蛇藤感受不到獵物的氣息漸漸回到原狀,連伺機而動的遠方魔獸都慢下步伐,繼續尋找魔原狩內的獵物蹤跡。
大公主能感覺到罩住他們的雖是妖光,但光屏內有聖氣。
「總算還來得及救人。」身後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
大家驚訝回頭,只見身後站著一個身緞妖嬈,雪肌玉膚的嫵媚的女子,她一頭長黑帶著幾許淡黃髮絲,那張豔光照人的容顏,有著一雙充滿東方風情的丹鳳長眸。
「妳是……靈界的尾狐?!」大公主看到來人,從那妖靈華光中包裹的聖光,她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息,驚訝不已。「靈界聖獸竟然能走進魔原狩!」
「其他聖獸不行,但我不同。」九繞豔媚一笑,身後許多白色的狐狸長尾張揚開。
「東方的九尾狐。」見此大公主明白了。「你是尾狐中最高層級的妖神。」
九尾狐狸雖是靈界聖獸,但在東方也也被視為俱有強大妖靈能力的妖神,牠們能媚惑世人為禍,也有拯救蒼生的神人能力,因此是妖是神,端看牠們的心情,有妖神靈光的九繞完全不受魔原狩內的魔獸樹妖影響。
「班拉爾的大公主真是有見識又美麗迷人。」九繞充滿興趣的看著這位神態堅毅的大公主。「在下靈界雲野的尾狐少主之一,九繞。怎麼樣,要不要我當妳心上人呀?保證妳背景強大人,無人敢欺。」
只見九繞笑吟吟的垂首,自我介紹後,模樣開始變化,從一個冰肌玉膚的冶豔美人,轉化成一個狂野魅力的少年,不變的是那雙充滿風情的丹鳳長眸,薄柔紅唇揚起,渾身一股超脫性別的媚人能力。
此時,九繞四周忽飄飛幾許綻光的蘭花花瓣,一個聲音迴繞在妖靈光內。
「你不覺得在勾引小妹妹之前,先想想要怎麼帶那些人安然離開魔原狩比較重要。」這頭,秋之聖使文若雁長聲一嘆,自家聖獸熱愛招蜂引蝶,是他最頭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