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十六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

北方曾是遠古時期妖魔為禍最深的地方,魔的色彩在此烙印之深,縱過千年,偶見晴空深處泛著原始粗曠的灰藍,又在風疾雲湧中隱隱透出魅色異彩,彷彿隱藏著許多神秘的色調。
當北方被妖魔界佔奪的那一天起,隱藏的色彩從雲層後張揚開,驅逐了原本的湛藍,濃烈豔色舞動得令人怵目驚心,似乎再也容納不下任何單純的色彩。
北方無數的國家面臨戰或降,雖有主動投降的國家,但更多的國家明知是以卵擊石,也不惜一戰求死,因為他們不想成為妖魔的玩物。
戰死是解脫,被擒是求死不得的折磨;降,唯有成為魔的賤奴或玩物,因此求生也成一種羞辱的痛苦。
「班拉爾」是一個北方小國,舉國上下唯有數百人,他們是帶有花精血緣的族群,能聆山林天音,從大自然的風與光中感受萬物與遠方訊息,這樣的獨特天性,讓他們喜愛居住在翠綠山巔或水瀑泉湧的生機之地,一個算得上與世隔絕的北方小國,在北方成為妖魔之地後,一切全改變。
入耳的盡是萬物的悲鳴,迴繞的更是人類的哭嚎與驚恐,魔氛籠罩下難以再聆聽到大自然真實訊息,更不知北方之外的動態。
直至這一天,龐大的魔浩厲氣重擊而至,接連撼動雲宵的巨響後,千峰移行,萬物盡摧,山河崩碎,人們的驚嚎在毀天滅地的浩劫中是如此渺小。
這猝不及防的魔禍,讓班拉爾的百姓全被忽來的山崩地裂與鋪天蓋地淹來的洪浩大水給吞噬,空中更降下瞬光鳴音,帶著魔息的鳴音對能聆大自然聲音的他們是刺破耳膜的的魔音,此刻充斥他們耳中的,是自己族人的哭天震地之聲。
班拉爾向來與棲息在北方的大翼鳥友好,因此在一片猶如末日的狂亂中,上百隻巨鳥「神護」飛至,載著班拉爾皇族和殘存的百姓,飛逃出這慘遭魔威蹂躪的地方。
高空上,險惡的大石如雨砸下,還有四方八方狂襲入耳的瞬光魔音,像細針般不停的刺入耳中,摧殘著眾人的心志,撐不下去的人從鳥上摔落!
「皇兄――我耳朵好痛,我要父王、母后――」一個被抱緊在少年懷中的小女孩哭喊著。
「父王母后在前方保護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們就會緊緊抱住妳,現在摀好耳朵,不要讓他們擔心,更不要再聽那些可怕的聲音。」十三歲的少年抱緊懷中的妹妹,努力按住她的耳朵哄著。
「小影你和玲玲緊飛在我身邊,千萬別跟丟了。」班拉爾的大公主來到他們身邊說道。
「好的,姐姐。」看到向來勇敢美麗的大姐來到,少年緊張的心也穩定了不少。
最前方數隻領頭的巨鳥,分別乘坐著班拉爾的國王、王后和一班長老,他們在前方以靈光為眾人張開防護網擋住巨石開路,眼見一路驚險的巨石已慢慢成為碎石,顯然要脫離這可怕的煉獄時,天空忽湧現眾人不曾見過的血紅雲霞,雲霞擴散像暈染開的色彩,卻佈上一層青光藍影,慢慢朝他們包圍而來。
「快退開――」感受到吊詭氣息的班拉爾國王大喊。
才見無數閃光驚雷從雲層後翻湧而出,耳中再聞驚天長嘯,遠方一排密密麻麻像盤踞天邊的黑雲壓來。
眾人才意識到那是妖魔界的妖鳥異獸,數以萬計的閃雷交織成雷霆萬鈞驚雷,挾崩天之勢,轟天一爆,衝散神護飛鳥的隊伍,妖鳥異獸瞬間飛至,開始屠殺殘存的班拉爾人。
「國王――」
「父王、母后――」
只見最前方的班拉爾國王和王后與多名長老連同神護大鳥一起從高空墜落。
「王子、公主,快躲到臣的身後――」守護在身邊的侍衛們趕緊保護在四周,抵抗這群妖鳥異獸。
「我們來斷後――你們保護王子、公主離開――」大公主揚起弓羽與其他決定一同赴死的老臣們當機力斷,保護班拉爾最後的王族血脈。
「大公主!」
「姐姐――我不要離開妳――」少年大喊。
「快走――」大公主劃出一道隔離光影,命令保護的侍衛們。
就在此時,雷霆光閃再起,再次一記驚天轟響,天空已無任何班拉爾人。

下方森林內,無數慘號的求救聲,大樹上掛著殘破的死屍與巨鳥屍體,幾名還幸存的的班拉爾人也被追殺來的妖鳥異獸給活活啄死與利爪碎屍。
班拉爾的國王和王后靠座下的巨鳥拼死保護,雖幸運的掉落草叢中,卻在爬出草叢時被十多隻妖鳥異獸包圍。
「我護住妳,快爬進那邊的樹洞內。」國王擋在妻子眼前道。
「班拉爾需要你,臣妾為餌食,王上快進樹洞內。」王后決定犧牲自己。
二人九死一生之際,半空忽閃爍出繁星聖光,隨即聖光化成十多支長箭,射穿妖鳥異獸的胸膛。
一道迅光之影來到二人跟前,單膝為禮,道:「光城聖院救援來遲,國王、皇后受驚了。」
「你、你是……光城聖院的人?!」國王、王后看著眼前眉目清朗,身形修長的男子。
「十四星宮神將,天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