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傷~十七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

高空上,妖鳥異獸已瞬間湧來,黑壓壓的一片,難見高空視野。
「天機大人,大群妖鳥全數朝此匯集。」
數十多名光城聖院人馬,有的乘坐幸存的巨鳥神護飛下,有的從樹林高處躍下。
「好事。」天機看著高空,冷靜的神色不見慌亂,略一思索後,抬起一掌,當他雙眸掠過精芒時,其中三指竟浮現出雲白、褐綠、海藍的圖騰戒。
隨著天機指光一劃,三戒綻光共鳴出低迴音流,鳴震四面八方,竟使四周景色產生錯影的朦朧,彷彿他們所在之地暫時被獨立出天地之外。
「天息、地氣、海漩三能匯流,這……莫不成是三輝戒?!」
班拉爾國王和王后從四周感受到三種不同的大自然之氣,驚訝的看著。
三輝戒是代表天、地與大海三色圖紋的戒指,據有引借三地浩能匯聚,繼而短暫開通異界的神力,這樣的異能戒環不是每個人都能駕馭,能戴此戒者必須是擁有異界血統的神官或祭司。
他們聽聞過十四星宮神將的天機冷靜沉穩,謀智過人,擅常封界更精通多界的生態、言語,能以心識傳音,甚至與他界交易。今日雖大開眼界,卻也因此得知十四星宮神將竟會有來自異界的人。
此時三光投影的虛空出現一匹有著雙翼的龐大巨馬,雙眼像兩顆燃燒的火球,凌厲懾人,身軀是人界馬匹的三、四倍大,仰首嘶鳴,張著一口利如猛禽的銳齒,鼓振開雙翅,氣勢駭人。
「靈界玄崑山上的夸禽馬,既願出現,表示可一談交易?」天機意識傳音。
夸禽馬幾聲嘶啞長鳴,燄色紅眼噴出火光,隨即四周景色恢復原狀,天機手中的三輝戒發出一波波白色與橙色的浪光,從浪光中一匹匹的夸禽馬飛馳出,直上高空,對上妖鳥異獸。
頓時,天際上演一場激烈的對峙廝殺,巨馬嘶吼、妖鳥長嘯,夸禽馬猛蹄怒踏妖鳥,利齒撕開黑色鳥獸,噴出的烈燄燒燬無數妖鳥異獸。
「夸禽馬是魔界妖鳥的剋星,我以提供一年的海魚為交易,讓牠們消滅這群妖鳥異獸。」此時妖鳥異獸的殘破屍塊與血雨開始像雨般撒下,天機對身邊的人道:「三輝戒開啟的通道只有一刻鐘的時間,儘快護送國王、王后和其他幸存的人前往地下山城。」一刻鐘後,夸禽馬會被三能匯流之光盡數拉回靈界。
「不好了,天機大人,班拉爾的王子和公主們被魔雷震飛到魔原狩內。」其他趕來的光城聖院護衛道。
「魔原狩?!」一聽到這個地方,國王和王后全露驚恐。
「聽說那是個有進無出的地方,好多北方的皇親貴族被丟進那裡連屍骨都尋不著,連魔都不輕易踏入,孩子們……」王后急得想駕神護追過去。
「別做傻事!」國王忙制止妻子。
「請冷靜,此時此刻您的前往無濟於事。」天機拉住皇后手中的疆繩。
「但是我也無法坐視我的孩子們去送死……」她哭倒在丈夫肩上。「我們曾一同試著借風感受過那地方……可怕到沒有任何一絲天地氣息,該說連魔的氣息都淡薄到難以感受,彷彿是一個死掉的地方,土地和氣息都是危險的……」
「天機大人,有更大的魔氣正往此而來,極可能是魔界大將。」護守外圍的守衛傳聲來到。
眾人全感受到空氣中那緊迫威壓來的氣息,來人的魔威讓他們全警戒起,深知此地不宜久留。
「我們要坐視孩子們死在那嗎?」王后哭著問丈夫。
國王也難過沉默,家園已毀,殘存的百姓和妻子需要他,北方已是魔的天下,前往魔原狩只是送死。
「請二位莫慌,我們無法進入魔原狩,只能交給有辦法處理的人了。」天機手中出現一張紙鳥,三輝戒凝光一掃,紙鳥頓時高飛沖天,成一隻褐白大雁,朝遠方的雲海深處飛去。

北方邊陲一座聳入雲霄的高山,一道頎長的身形正盤腿坐在大樹下,閉眸靜心,一身淡色的素雅衣袍,面容清逸,他如老僧入定般,像一抹靜態的白而至淡然無色,和北方已成妖魔統治的濃麗色彩,充滿強烈的對比,又似完美的隱於其中。
此時,忽聞雁聲長鳴,隨即一隻大雁化成一道流雲來到他掌上,雲光入掌轉成意識之聲繞耳。
「魔原狩……棘手之地。」他朝肩上的小傢伙道:「看來,唯有勞妳先行一探了,九繞小狐。」
他的肩上,站著一隻拳頭大小的紅狐,豎著黃色小耳朵,正舔著小小腳掌,指頭般大的九條白尾,像扇子般在身後張揚開,可愛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