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十三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一片灰沉沉的詭霧中可見巨木交錯,一道綠白清光,像架在虛空的長道,蜿蜒入林,喚醒林中沉寂數個世紀的幻霾,灰色巨霧翻騰著橘黃光影,陣陣高亢的獸吼嘶咆迴盪。
走在綠白光道上的一人一鹿,對四周的動靜絲毫不受影響,逕自往目標而去。
濃烈的霧海中,不停有詭異猙獰的巨獸爭相冒出,卻在碰到綠白光道時,瞬間灰化成塵煙,落入灰色霧霾中,霧海一陣翻滾後,巨獸再次成型,吼著蓄勢待發的狠勁。
「看來這些奇獸,數個世紀以來置身幻霾中,幾乎與幻霾同化。」憶東道。
「樹林外的事物很少進到森林內,我們的行動讓牠們困惑驚恐了。」大馴鹿看著霧海中那一雙雙兇光畢露的眼,同時也接收到牠們的情緒,此時牠頭上的白金色犄角透出昏暗微光。「此林感受不到綠靈生氣。」
當綠白光道來到由兩座大森林橫切而下的交界深淵時,依稀可聽到深淵下方的海濤聲,虛空上的憶東和大馴鹿發現兩旁邊坡上,林木皆呈現灰白,枯藤黑枝和發黃的乾葉,此林彷彿生機已盡。
「此林若真生機不再,第二道靈萃精華豈非要另覓他處?」就在憶東皺眉時,掛在胸前的小樹苗發出淡淡白光,隨即綠色清光迸閃。
「看來它要比你清楚,原始的綠靈生氣在哪。」大馴看著四周道:「或許需要一些誘因,讓此林展露生氣。」
「那就探探玄機了。」憶東氣勁一凝,掌心綻放出粉綠色的光華,隨即化為無數小光點往各處飛去。
點點生機之光落入林中各處,很快被霧海淹沒,不一會兒,朝氣之光穿透霧海,竟像點燃幻霾的威能,開始匯聚成強大的龍捲。
兩旁林中走出無數的奇獸同聲怒吼,數百隻巨獸殺意凜凜的在邊坡上咆嘯,連藏身在深淵之下,攀崖的毒藤、巨蛇也展開攻擊,強大的敵意,串連成一股驚人的力量,動搖綠白清光所成的屏護。
「梅莉?」憶東揚掌向天,正要引下浩氣回擊,卻被大馴鹿阻止。
「不要出手,牠們只是平靜的生活被打擾了,感到不安。」
此時梅莉頭上白金色犄角再次盪出微光掠影,隨即緩緩轉成低低的音律,細細的像風般,一波一波的傾撩而去,帶著安和的自然之音,讓四周的騷動開始安靜下來。
「古林瀚海內的樹林因幻霾之故都陷入死寂的沉眠中,必須要有強大的回生朝氣逼退這些常年盤繞的幻霾,喚醒它們的生機。」萬物不醒難見生機,更遑論取得純粹的綠靈生氣。
「以我的力量並不難辦到。」憶東道。
「只可惜現在的你還不能動用真實的力量。」梅莉提醒。
憶東看著深淵下方,隱隱可見海水奔流,一嘆道:「看來只能請她一助了。」
「誰?」
「大海之主。」
只見憶東掌心忽浮現一深一淡的藍色珠子,雙珠在他掌心中旋飛,隨即竟化成波波水光,深色如海濤,淡色如浪花,在他掌心上交融匯形,轉化成一隻小巧的海豚,輕搖著小尾巴。
「海之精靈,為我請來大海之主吧。」
他輕吻一下小海豚的頭,小海豚從他掌心躍下,直衝下方深淵大海,瞬間被浪濤吞沒。
「下方雖說有海浪,但受地形、地境所困,不完全的大海地域,你確定送出的傳信使,能傳達給大海之主?」
「那是浪濤令流光所化的傳喚珠,海之精靈絕對會帶來大海之主。」
「人界的大海都由一人掌管嗎?」大馴鹿好奇問。
「是呀,一個囂張霸道的女人。」
「真特別,靈界的五大海七大江是由龍族與長壽的玄武一族分別管轄。」
此時下方海浪忽起變化,原本只是依稀可聽到的海濤聲,忽然越來越逼近,隨即滔滔巨浪從深淵下拔天而起,伴隨迸撩的大海浩氣,連帶四周的幻霾都被逼退,眨眼,深淵周圍的草地與樹木竟然冒出青翠的綠意。
大馴鹿梅莉目瞪口呆的看著海光中出現的拔塵身形,一名髮色蒼藍,容姿絕寰的女子,一身令人不敢冒瀆的尊貴氣質,那雙深綠的眼瞳正看著他們。
面對眼前昂視她的清俊少年,舞天飛琉上下打量一番後,唇角一掀,似笑非笑地問:「現在要怎麼稱呼你?」
「舞天飛琉。」
「找死嗎?」跟大海之主搶名字?
「這位天降神人般女子,名喚舞天飛琉,正是我們人界的大海之主。」少年跟一旁的大馴鹿梅莉介紹後,再清了清喉嚨道:「我名;憶東。」
「憶、冬?!」舞天飛琉頓時睜大了雙目。
「以大海之主淵博的學識,應該聽過紫氣東來,我名;憶東。」他再次說明。
「我還以為妖魔太強大,光城聖使這麼快折損一個了。」否則追憶個什麼勁。
「就是為了避免這樣的發展,此刻非常需要大海之主相助。」憶東趁機道。
「這頭鹿……靈界找來的新歡嗎?」舞天飛琉的注意力被大馴鹿吸引,尤其瞧到那對白金色犄角時,眉目更是高挑。「牠……無法當座下聖獸吧?」
舞天飛琉感覺得到眼前的靈獸靈氣極高,尤其那對白金色犄角,更是身分不凡的象徵,但應該不屬於能戰鬥或者擅於術法變化誘敵的聖獸。
「咳,不是妳想得那樣,梅莉是靈界的靈守。」
「我想也是,你那個舊愛哭功一流,光椰子大的眼淚就可以砸死你。」
大馴鹿對上舞天飛琉的眼,一雙橄欖綠的眼瞳微微瞇起,咳了咳後,認真而驕傲的自我介紹。
「我護守靈界的平衡和秩序,是靈界備受尊崇的靈守,向來靈界高層是很少來到人界的,畢竟人心險惡私慾重,非動物樂園,因此能在人界見到我,是人界的造化。」大馴鹿鼻子噴了噴氣,強調著自己的不凡。
「人界的大海沒有淹沒陸地,突破空間衝向靈界,一舉攻陷純真的動物樂園,全靠我這受世人膜拜的大海之主。」舞天飛琉眉目高揚。「幸會了,靈守。」

「哈哈哈,大家真有趣,都喜歡用嗆人的方式打招呼。」此時原本暫退的幻霾再起,伴隨陣陣獸吼聲,憶東趕緊將話題拉回正事。「咳,是這樣的,我需要古林瀚海內原始的綠靈生氣,但盤踞林內的幻霾與古奇獸掩蓋了這些,想請大海之主出手相助,讓此林再展生機。」

「這該是你擅常的,怎麼會找我?」
憶東潤了潤了唇,委婉道:「相信以大海之主的睿智,一定能清楚的知道對『現在的我』宜低調,不宜張揚。」
「我的睿智遇上搞黑身分的人,都很容易失智。」舞天飛琉直接表明。「人界當此危難,身為大海之主此時此刻不宜和光城聖院與四大聖君有任何嫌隙。」
簡言之,自己明明能做的事,就別為難別人了,他自立自強吧。
「此行攸關人界未來,還有靈守隨行,何來黑身分?」憶東攤手,一副坦蕩蕩的模樣。
「你是在告訴我,這次的行為一切……合法?」舞天飛琉疑問的眼再次上下打量這個徹底改變自己外在的人。
「當然,不信我也該相信靈界的靈守。」憶東下顎撇了撇梅莉。
「一切合法。」梅莉馬上鹿頭一揚保證。「為著人界,身為大海之主,妳必須幫忙。」
「對,這是為著人界著想,大海之主不能拒絕。」有了崇高的理由,憶東也跟著理直氣壯起來。
只見這一人一鹿默契對眼後,鼻子都得意的抬高不少,讓舞天飛琉嘴角扯了扯,這二個傢伙求人的態度真是驕傲呀。
「此行是光城聖院與靈界的共同協義,暫隱身分是為著方便執行任務。」憶東振振有詞。「大海之主若不信,事後可跟光城聖院求證,但此刻妳得幫我們。」
「那就發誓吧,此行沒有任何黑身分與欺騙,否則月的聖君將會制裁欺騙者,浪濤的力量也不會放過你。」舞天飛琉欣賞著那張瞬間僵掉的臉。「你不是讓月的聖君活生生撕碎,就是被浪濤令打入海中深溝,那地方我應該跟你形容過,是如何的不見天日吧?」
憶東彷彿被雷劈到,舌頭頓時大了一倍不止。「大、大、大海之主說笑了,我只是執、執、執行了人界與靈界所協議的事,何、何、何須……扯上人界聖君。」
「沒保證,我也沒幫你們的必要了。」只見高天巨浪逐漸退去,舞天飛的身形似乎也將跟著離去。
「行,靈界的靈守梅莉和我共同起誓,此行若有欺瞞與虛言,靈守任由大海之主處置,我則任由月的力量制裁,絕不反抗。」
梅莉緩緩看向憶東,大眼充滿不敢置信,就這樣被拉下水?
「靈界、人界是有共同協議的,任何狀況當然是一起承擔呀。」這不是共識嗎?憶東又是無奈的兩手一攤。「這樣大海之主可願出手相助?」
「我考慮、考慮。」舞天飛琉冷笑,她可沒這麼好打發。「這種誓言跟用膝蓋保證差不多。」沒什麼可信度。
「那我和靈守任由浪濤令鞭打個夠。」憶東再追加。「之後再幫妳烹調一道上等的鹿肉佳餚,來自靈界的鹿保證滋味不同凡響。」
一旁的梅莉目瞪口呆,人類都這麼輕易出賣同伴嗎?人界果然不是動物樂園,好險惡呀!牠領教了。
「怎麼樣妳才願意出手?」見舞天飛琉還是無動於衷的搖頭,憶東快沒輒了。
「妳是修羅界名將皇女緋天麗姬的女兒?」梅莉忽問。
「靈守怎會認得修羅界的人?」舞天飛琉皺眉,靈界向來不歡迎修羅界與妖魔界,幾乎不與這二界往來。
「當年名將皇女為了找女兒下落,曾往靈界一行,沒想到她的女兒竟然會成為人界的大海之主。」
「攀親帶故不會改變我的立場。」
「那就用這個東西交易吧。」梅莉白金色的犄角再次發出顫動,一顆深綠燦亮的寶石浮空而現,飄到舞天飛琉手中。
舞天飛琉握住,寶石所散發出的氣息令她一怔,此氣竟和她相乎應。
「這是靈界少有的生命之石,宙石。此石有靈性,能納天地海川之力,轉化為生命之氣,此石以妳的血開光,只認妳為主。」
「我的血?!莫不成是當年……」
「正是當年名將皇女取了女兒的血冒險闖靈界。」梅莉頷首。「她說此石光輝與女兒美麗的眼瞳極像,未來若有任何危難,此石就能保住女兒一命。宙石既認主,不管其主來歷,靈界都會傾力相助。」
對這位得到宙石的異界人,梅莉記憶深刻。「只是宙石還需在九極之顛上的雲池受靈氣蘊養,才能是完美的生命之石,但是名將皇女過了約定時間都不曾再往靈界,最後才知她已身亡。」
「故人既逝,那就交還妳,找到名將皇女的女兒也是我此行的任務之一,同時,誠摯希望邀得生命之石的主人往靈界一行。」
當年的緋天麗姬為著女兒,不惜一切,殺得人界血流成河也不罷休,「母親」二字是舞天飛琉心中最沉重的複雜,她緩緩握住手中的奇石,悠悠長嘆。
此時,古林瀚海外,鎮守的獵魔者們聽到激烈的浪濤聲,隨即見到遠方天空濤天巨浪堆湧至天際般,逼退上空盤踞的魔流氣氛,連雲海也翻騰如浪。
「破軍大人,那是――」
「海濤的浩氣?!」破軍訝道。「大海之主來了!」
下一刻,蓄勢待發的濤天巨浪,如龐大的海嘯般,瞬間奔騰傾洩,眾人驚喊,以為海嘯要淹沒古林瀚海,捲掃而來。
「那是淨化的海濤之氣。」破軍一言定軍心。
只見浩氣奔掃而過,古林瀚海一改風貌,滿林翠綠,枝椏隨著清風舞動,原始的林木一展它清楚的面相。
「這……失去幻霾,林中原始奇獸還能生存嗎?沒了這些,豈非讓北方的妖魔通過瀚海而來。」
「我想林中的人很清楚這個情況。」破軍猜測。「這片綠意應有時間限制。」
古林瀚海內,憶東已將靈萃精華盡收於掌心上的樹苗內,一旁的梅莉摧促。
「快走吧,此林將再恢復原狀。」
「第二道綠靈生氣到手,再來就是已成妖魔地境的北方大地。」憶東唇角一揚,轉身決定直接步入北方地境。「怎麼了?」見梅莉停在原地。
「現在要進入那幾個還有古老力量守護的國家,只怕是群魔橫行,你確定真要如此?」
「我會怕嗎?」清俊的面容上寫滿志在必得的傲氣。
「但我怕。」梅莉毫不遮掩自己內心的忐忑。
「怕什麼,有我在。」
「就是你在才覺得人心太險惡。」出賣人的傢伙一點都不懂被出賣後的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