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十四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北方大地的一座邊陲森林,野林深處充斥著被燒黑殘斷的尖削斷木,斷木上掛著無數的妖魔殘屍,此刻僅存一團團腐朽的黑污爛泥,冰封在灰霧中。
此地曾是冬之聖使翔到北方執行任務時,受眠魔糾纏導致靈識被拉入魔王主導的境界中,一群對冬之聖使覬覦,伺機染指的妖魔們,則被妖獸殘殺掛在斷枝上啃蝕。
當妖魔界奪得北方大地後,此地忽罩下一片灰色霧氣,像將整座森林凍住封印般,霧氣內像靜止的空間,不見任何生命動靜,無風、無聲也無息,在充滿魔氛的天空下,詭豔的色彩早已是北方大地的特色,但此處竟還是一片如洗的晴空之藍。
今日,虛空傳出嘶鳴的長叫,不知從哪來數百隻藍、黃雙色的鷺鳥,衝入林中,展翅的雙翼舞出黑色燄火,爭湧的飛入這片蒼茫的天地,黑色的火燄熾燃一片,瞬間籠罩森林的灰霧霜凍崩裂,數百隻鷺鳥化成鋪地的流光,屬於妖魔色彩的豔色魔氛開始迸撩。
隨即一道昂然的不世身形,挾著懾人心魄之威,步入林中,淒詭迷離的妖音伴隨著妖魔君王的到來,開始迴盪空間。
妖魔君王如緞的黑色長髮下,是一張犀冷俊美的面龐,一雙魔性黑瞳充滿令人發顫的邪魅,貴豔的血紅長外衣,流漾著金黑色的火燄圖騰,襯在紅衣上像朵朵綻開的燄花。
來到冬曾經倒下的狩獵小屋前,魔君漠測的唇角淺揚,晴空開始暈染魔氛的玫豔,彷彿天地萬物的興衰,都因他一念而起落。
「本君終於等到你的身軀和意識回歸,那具不分日夜讓本君徹底擁抱的身軀。」魔王緩緩扯唇,千年的愛恨與慾望糾葛扭曲了此刻的心境,面龐猙獰而狂厲。「聖殤,你的身軀可為本君而顫抖,本君說過這千年的痛苦、渴望─唯有你聖殤的身心能撫平。」

「魔君不容孱弱的血緣,聖殤卻不惜代價也要保全血緣。」

「為此,你讓本君的血緣流落異界,那就不要怪本君做出讓你最害怕的選擇。」想起聖殤沉痛的話,魔君豔長的唇角魅笑再起,魔性的黑瞳,此刻轉為一黑、一金,迸出的痛楚,卻又有著一種快意。「你犯下的罪,碎屍萬段都太便宜你。」
此時,天空飄下無數落羽,隨即一聲鷹嘯,一道褐白毫光擬化的鷹形疾飛而來,停在魔皇大公伸出的臂膀上。
「蒼勁,可為本君帶來好消息?」魔皇大公看著蒼勁意識化形出的靈鷹。
臂上靈鷹一雙眼對上魔皇大公,將探知的一切映入魔皇金色神性和黑色魔性的眼瞳內。
「一個受保護的空間嗎?」魔皇大公的雙目緩緩瞇凜起。

★☆★☆  ★☆★☆

「星辰時浩」內,聖殤一雙紫瞳在星光燦爍中顯得幽沉,當星辰轉為無光岑寂時,他感覺到了異樣的氣流。
瞬間,星辰飛墜,星爍流光飛竄,星辰時浩內一片暗沉,虛空忽現紅黑炫光,彷彿空間被劃開,隨即一群藍、黃雙色的鷺鳥從炫光內飛出,舞動黑燄之火。
「燄霓鷺?!」聖殤一怔,這是魔君才能驅動的魔靈鳥。
眼看舞動的燄靈鷺將逼到聖殤眼前,星辰時浩內,星爍再起,消失的星子再現蝶影翩飛的燦爛,化成星屏擋下魔靈鳥。
「聖殤――」
忽地,令人顫慄的怒吼聲在聖殤身後響起,星屏頓時崩碎。

「魔皇大公!」隨著星屏碎散,聖殤的身影竟也消失,只有那長嘆的聲低迴。「沒想到大公為了聖殤,竟喚醒沉眠的巨鷹。」
魔界唯一的斯米克達鷹,數個世紀以來,沉眠在魔生聖殿。
「喚醒蒼勁的是你,銀天使的回歸讓牠為本君來到人界。」
此時煙碎的星辰轉為燦亮壯浩的星河,橫亙在魔皇大公與銀天使之間。
「遠古至今,你始終是一個讓本君瘋狂的存在。」
星芒燦爍中,那幽幽佇立的身形,銀髮揚舞,有幾分如夢似幻,讓魔皇大公瞇起雙目。
「大公卻是一個讓聖殤和三界都畏懼的存在。」
「畏懼。」魔皇大公邪凜一笑。「你確實該畏懼,因為本君要親自驗證千年之前的賭約。」
「賭約……」星河那頭的人似感迷茫,隨即一嘆。「時至今日,大公何必如此執著。」
「執著!」魔君雙目精光一迸,怒燄熾烈。「你的執著折磨本君千年之久、你的執著讓你背棄天使之尊墮入人界輪迴、你的執著更讓本君的血緣流落異界――」
叱吼的聲,隨著切齒的話,藍、黑流光伴隨著狂風大起,壯闊的星河捲掃成亂流,星辰時浩內宛如浩劫肆虐。
「過來,聖殤,銀天使的身軀性別,是否因本君而定性,本君要你親自面對,絕不准你再逃避!」魔皇大公伸手,星河竟為他所掌握,轉成強大的星漩風轉,團團包圍住銀天使。
「大公――」被裹在風中的人,驚愕的發現身上的衣裳開始被撕開。
「今日你無處可逃。」魔皇大公身上的紅色長外衣隨著一臂揚展開。
眼看就要將風中的銀髮人兒攬入懷中,卻見魔皇大公雙目一厲。
「你――不是聖殤――」
隨著魔皇大公一叱,狂瀾的浩勁擊向星河風漩,逼命殺氣直取風中的人,回擊的是同樣強大的威勁。
星辰時浩內驚天數響後,天地裂解,星辰煙碎如塵,四周景象已來到一片蒼茫雪色的狩獵小屋前,對上魔君的,竟是同樣一金一黑的聖魔雙瞳。
「虛空之裂,無垠!」魔皇沉目切聲道。
眼前一頭金紅長髮的男子,粗獷挺拔的身軀與渾身的魔邪氣息,讓他看來有些瀟灑不拘。
「喲,君上,數個世紀未見,你還是這麼的……俊美、剛硬、有個性。」面對魔皇大公,無垠乾笑的先揮揮手。
發現魔君毫無反應後,他清了清喉嚨,撥撥亂掉的頭髮,整理剛才被扯成布條的衣物,一手放胸,再對著魔皇大公單膝跪禮。
「無垠見過魔界之主。」
魔皇大公沒有說話,幽深的眼更加幽深,神態莫測得讓人難以猜測他此刻的想法。
「咳咳,無垠雖長久不在妖魔界,但非常思念君上。」別沉默,給點反應吧。
魔皇大公緩緩開口:「本君可以認定,今日之舉,已昭告你的立場,與本君為敵?」
「君上,你懂我的,也向來不為無垠設下立場,不管三界怎麼動蕩,我只在乎自己在乎的。」無垠既不喊冤、也不辯駁,只是道:「大公一直是無垠認定的妖魔界之主,也是我唯一會稱為君上的王者,今日之事,無垠可以解釋。」說詞他已備妥。
「本君不想聽你賣弄唇舌的話。」魔皇大公冷然轉身。
「那……那我就走了。」看著魔皇大的背影透出讓人發寒顫抖的氣息,無垠決定不怕死的再來點存在感。「無垠有一事定要告訴大公。」
他又是清了清喉嚨,以過來人身分好心建議:「其實追求聖天使要溫和有耐心,切忌粗爆急燥,像那種一見面就扯破衣服的急色樣,千萬不要再做,尤其君上的對象叫銀天使,至上界的光輝,聖潔孤傲到一個死硬派,有時候我都想幫君上打下去,給他點顏色瞧瞧。」
魔皇大公驀然回頭,一雙眼射出讓人顫慄的眸芒。
無垠一掌摀頰驚呼:「遠古時期,君上就愛用這麼激勵的眼神看人,每次都看得無垠好……感動。」從背脊陣陣竄寒到渾身發顫的那種。
嗚,太懷念了,真的該閃人了,否則再下去就不是存在感而是死亡感,因為魔皇大公的眼神已經調上一層陰沉的冷冽,這表示他最好別再找死。
遠古時期,五位遠古神魔齊力打下妖魔界抗衡至上界,相較其他沉默寡言只愛出手的同伴,他的話和問題最多,得到魔君「關照的眼神」也最多。
「咳咳,君上,銀天使之事,臣改日定給出交待,無垠就此告辭。」
就在無垠展現術能,虛空出現一道裂痕時,魔皇大公忽開口。
「希望你別做出讓本君失望的決定。」
正要離開的虛空之裂,回以一個莫測的笑容,道:「君上,你懂我的。」他的身影很快在消失在虛空裂縫中。
「無垠,不要以為本君能任你戲弄。」雪地上的魔皇大公悠聲冷笑:「看來,荒魁之原的主人為何有一身神魔氣息,答案很清楚。」

★☆★☆★☆★☆

再次回到星辰時浩的無垠,已是一身大神官席斯的外貌和裝扮。
星辰時浩內,裂解的空間已恢復,只是天地一片蒼藍的幽暗,只有幾許星芒閃爍。
「天尊之能果然不凡,竟能在短短時間就將二位遠古神魔所摧毀的結界修復六成。」
星辰時浩內傳來天尊的聲。
「看來,魔君沒為難你。」完好無缺的回來。
四大聖君中,天尊身分最為獨特,因為歷任天尊的記憶會傳承,所以他知道整個人界的起源與光城聖院的一切,也清楚大神官的真正身分。
「或許在人類看來,妖魔君王很可怕,但在我看來,妖魔君王是最重情的人,尤其對同為遠古神魔的夥伴,他不會輕易下狠手。」這一點席斯還有信心,但比起這個,最嚇壞席斯的是剛才在星辰時浩內的事。
「剛剛真怕魔君把我當成銀天使拖過去,玷污了我這魅力的身軀,到時……要怎麼對我心愛的交待。」席斯忽地一派貞烈激昂。
「相信人界安危才是上父第一心懸。」天尊認真道。「真發生了,上父也不會放在心上。」
席斯聽了更想悲泣了,不該跟認真又不苟言笑的天尊開這種玩笑,只會讓自己脆弱的心靈更受創。
「真是……感謝天尊的提醒,讓我再一次體認我在上父心中的份量。」有一個以天下為重的愛人,他的重要性向來排名在末端。「但是我想一但被魔君按到懷中才發現不是銀天使,我就不會是完整的回來了。」魔君不斷他一手一腳是不會解恨的。
「冬沒問題嗎?」天尊關切問。
「天尊說的是銀天使吧。」席斯拍胸打包票。「放心,經過本神官的開導,他好極了,相信能在北方大展身手。」
「希望如此,北方此刻極需眾人之力。」還在北方苦苦抗衡妖魔界的幾個古老國家,需要光城聖院的人協助,也必須有更多的人深入北方才能得到妖魔界的情報。
「放心吧,我用時空裂解之法將他送往北方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那個地方足以讓他好好鍛鍊,唯有改變自己,他才能走出新局。」
席斯說得振振是理,天尊卻聽得有些皺眉。
「你將他送去哪裡?」
「北方最大的花街,被妖魔佔據後,那地方可熱鬧了。」管你人類、妖魔都愛慾望銷魂的地方。
「你竟將冬送去花街?!」
「放心,有人接應他。」席斯自認安排的很好,「就是要這種地方,最大的消息匯集地,也就是這種完全和他連不起來徹底絕緣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一個魔君完全想像不到的地方。
「冬如果能放得開,好好放縱一下,把他的死腦筋打開,人界就有救了。」
「大神官的意思是說冬如果能嫖妓,人界就有救?」
「倒也沒那麼偉大,而是從一個小地方改變自己,改變心境,才能改變他和魔君之間的心魔。」席斯強調這是一種自我的改變。
星辰時浩內,許久沒聽到聲音後,席斯才知道到天尊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