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連載~之五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藍黑幽靜的夜,不見星月之光,唯見幾許濛濛白霧,在夜色中拖曳出數道迷離煙嵐,一雙紫色的眼瞳映著這片岑寂的夜。
優雅修長的身形佇立夜色中,銀色的長髮隨風飄拂,清靈聖麗的絕寰容顏,神態悠淡,當暗夜浮現幾許爍亮,似遠方星子、又似螢光,須臾,點點清光充滿節奏般此起彼落,滿佈無垠天際。
銀髮下的紫瞳眸轉為淡色紫藍,隨即銀輝掠瞳,一雙與髮色相同的銀眸映著再次轉變的星夜,下一刻,只見整片星光像被剪碎般,細細碎碎繽紛燦落,沐灑在星雨中的人,潤上一層清濛爍光的身姿,絕姿、絕逸。
當他閉上眸時,天色再次回到一片無光的岑寂,無邊無際的藍黑,隨即虛空一抹清爍,迸出繽紛的蝶影,彷彿星子化成的彩蝶,翩翩飛舞在夜色中。
銀天使也是冬,再睜開的眼,已回到最初的紫瞳,看著夜空繽紛奪目的星光化蝶,他雙手接住一道緩緩飄落的白色瑩亮光點,似勾起記憶中,最深的難捨……
「小小的微弱靈氣……」看著掌中的小小光點,是那般惹人心疼,也不禁幽聲輕嘆。「如今,我還有守護你們的力量嗎?」
身為銀天使魂識初復,又在「月影黑河」上對峙遠古神魔,再加上置身渾濁人界,精神體太疲累,只能暫時在天尊封印保護中的「星辰時浩」,靜待魂識與靈氣復原。
當掌心中的小光點弱下時,他摧動靈氣,小小光點頓時清光大作,飄飛出他的掌心。
「我必須有力量,守護你們與人界,這是我再復甦的使命。」
「聖殤。」
「學院長。」他對來人屈膝跪儀。
「如今的你對我行此禮適合嗎?」杜凱若扶起他。
在至上界,他們同為聖天使,某一種意義上,銀天使又為光輝天使,是至上界的象徵。
「喚我冬或翔便行,您和上父永遠都是翔該屈膝的人。」
「這麼堅持,是不想面對『銀天使聖殤』的身分嗎?」另一個來到的聲道。
來人身形挺拔,一頭金紅長髮,聖、魔之氣流轉周身,正是遠古神魔之一的虛空之裂,無垠。
「你也懶得再以『大神官』模樣現身嗎?」冬淡扯著唇。
「對你,我還是大神官嗎?」無垠一臂抱胸,另一掌有趣的撫著下顎,認真端詳眼前的銀髮少年。
「那對你,我又是誰呢?」一雙屬於冬的紫瞳迎視他。
「遠古時期我曾在妖魔界,遠遠的見過銀天使一面。」當時的無垠對妖魔界開始感到無聊,好奇已脫離混沌的人界。「如今再見著既是銀天使又不是銀天使的你,這種感覺……微妙。或許是星辰太美、或許夜太迷離,更或許銀天使本身就是一個吸引魔的存在,無論你是聖殤或翔都有這樣的特質。」讓魔定睛。
「大神官想說什麼?」銀髮下的眼轉為悠沉。
「你還沒回答我,希望自己是誰呢?翔或聖殤?」
「我從來就是我,無所謂誰。」
「如果你連自己該是誰都無法決定,又如何得到屬於你的力量,保護你想保護的人與世界。」無垠直言。「『你』是誰?決定了三界的未來。」
對無垠的話,始終淡漠的面容,首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態。「為何?」
「因為你的存在是天地間的一個變數,如果你決定自己是翔,人界毀;如果你是聖殤,三界有契機。」
冬冷笑。「妖魔君王非任何人能左右,天穹界父更不會因我而退讓,人界上父也非我能影響,我的身分與能力何能對三界之危有契機。」
各界皆知妖魔君王向來有佔奪三界的野心,銀天使不過是他加快佔奪的因素之一,無論他是翔或聖殤,魔王都不會放棄自己的野心,更不會放過他。
杜凱若打斷他們開始尖銳對話的態勢。「無垠,這些話不是你今天來的目的。」
「讓他瞭解一些內情,不好嗎?」
「慢慢來吧,越是關係大局的事,急,只會是敗局。」杜凱若一嘆,話中有話的勸阻他。「眼下以找到折衝之破的化體下落為要。」
「折衝之破?」冬皺眉。
「他是換回大司聖的關鍵。」無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