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殤2連載之一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順序為:舞飛櫻→月光下的飛櫻→夏之印1-4→月夜櫻飛1-4→再臨的魔君→月夜櫻飛5(上+下) →魔王的烙印-聖潔之殤1

 

銀色的長髮飛舞在風中,紫藍眼瞳映著眼前一片灰濛色彩,藍黑天際隱隱照射下幾許猶似破曉的幽光,將眼前灰濛襯映出一股神秘而沉重的矇矓暗寂。
未幾,斜照的幽光轉變成翻騰的氣流,驅散灰濛,眼前景觀驟然一變,陽光烈日,四周盡是各色的奇峰環繞,紫色巨山、黃色連峰、綠色山巒、橙色矮峰、藍色孤峰、火燄高峰,難以一言道盡的各種色彩成峰,圍繞此處,在陽光下,色彩豔美得令人難以分辨置身何地?
銀天使聖殤,看著眼前天地像與各色異峰融成一體,直至流一轉,破曉幽光再穿透,火燄高峰竟燃燒起,龐大的沖天烈燄吞噬各色奇峰,一道道不同的色彩從火燄中散離,彷彿山峰被退去了顏色,更像天地被重新一洗。
當一座雄偉輝煌的宮殿矗立在火燄紅光中時,聖殤一怔,因為他看得出,那是一座折射而出的宮殿,宮殿本身透出驚人而古老的魔氣。
「這座宮殿……」他往前踏出,卻是一眨眼,四周恢復一片幽濛淡色,宮殿、火燄與各色異峰都消失,只剩幾株開著各種不同色彩的樹葉,隨著風搖曳散開一樹繽紛。
聖殤抬起手,接住飄飛到掌心上的葉子,一片片不同色彩的樹葉,像是說著此處曾經有過世間難見的異色奇峰,將大自然裝飾上各種眩目的濃豔,正是妖魔界獨有的氣息。
置身紛落葉中的聖殤,歷經魔皇大公不停的歡情結合,強硬的魔君靈氣已漸漸改變了他,哪怕他以少年之身而現,也很難遮掩女性的優雅纖細在他身上顯露。
不變的唯有那平靜淡然的神態,彷彿不論身軀如何改變,已不再動搖他,風中的銀髮,揚舞著獨有的獨傲氣息。
此時,一旁連綿山峰中,忽見其中一座矮峰動起,牽動四周氣漩,只見一隻龐大的巨鷹拔身而起,一聲貫徹雲霄的嘯喊,掀塵四周峰谷。
大鷹展翅一瞬,天際彷彿被遮蔽般,陰暗無光,直至巨鷹旋飛更高空,幾成一個黑點,四周才又恢復那帶著破曉光華的幽谷。
見此,聖殤的眼微露困惑,隨即身後傳來熟悉的聲。
「只要你呼喚,蒼勁就會回來。」來到他身後的魔皇大公道。「這是妖魔界最古老的魔生之地,整個魔界除了本君和狩破,也只有牠能進來,沒想到牠會帶你來這地方。」
「這隻大鷹……應該不屬於妖魔界吧?」
像山峰一樣大的巨鷹忽然出現在荒沙晶殿,龐大的身軀與犀利的視線,對上站在窗前的聖殤,聖殤一怔,因為這雙眼好熟悉,隨著一個聲音傳入腦海;「銀色光輝,跟我來。」
那清楚的聲雖令聖殤蹙眉,卻也大著膽子躍上牠的背,巨鷹竟能衝破荒沙晶殿的結界,將他帶到此處。
「斯米克達鷹,罕有的品種,最早在靈界,也曾經出現遠古時期的人界,現在各界已難見到牠的蹤影,從我對這世界有意識牠便跟隨在身邊,當年牠還是隻小鷹。」魔皇大公從聖天使成魔,此鷹便跟著來到妖魔界。
「本君最原始的靈氣便是從這而生。」
聖殤看著這片已然凋零的色彩,內心有絲奇特的悸動。
「曾經……你是待在本君這兒。」來到聖殤身邊,魔皇大公執起他的手放到胸口。「我心口上的銀輝光點,與我的心跳同感這萬物的一切。」
聖殤皺起雙眉,不解他的話。
「你尊敬的界父是個小偷,聯合上界尊皇竊取了本君的寶物。」魔皇大公改將他的手放到唇邊輕吻著。「就是你。」
「魔的言論向來真假參半,大公是想告訴我,聖殤與魔君同出一源,如此,我便不會排斥成為魔君之人了嗎?」
「你說呢?」魔皇大公攫過他想抽回的手腕,將他拉進懷中。
「只可惜,我若真與魔同出一源,聖殤會讓自己形神俱滅。」雙手推抵著那堵堅硬的胸懷,紫藍雙瞳倔傲的對上。
「魔,真讓你如此生厭?」大掌握住他的下顎,聲音深沉的像從牙關迸出。
不待聖殤回應,魔君猛地吻住他,聖殤抗拒的想避開唇上那跟烈燄一樣燒灼的氣息,下一刻,他的顱首被緊緊扣在臂彎內難以動彈,接受更深、更重的纏吮。
「別掙扎,否則這個吻就持續不止。」魔君在他唇上警告道。
「無論……我掙不掙扎,你……都不打算停止的,不是嗎?」聖殤只能喘息的在他唇中回應。
交膩的舌瓣,有著一番激烈的纏鬥,莫名地,一絲難解的苦澀在聖殤心中昇起,他的心難抑的顫抖著,隨即傳遞到全身。
最近,隨著身軀轉變,他的心也開始變化,只要面對魔君,他便全身輕顫的難以自制,只能在魔皇大公懷中顫抖。
「再怎麼樣反抗,你的身軀終究老實的漸漸為本君改變。」魔皇大公健臂擁緊他,低吻那銀亮的髮絲。「不用想太多,聖殤,你已是本君的人,身軀是,心遲早也是。」魔皇大公雙掌輕撫著懷中那開始有著女性柔軟細致的身軀。「你只需要乖乖的待在本君身邊就好。」
在他懷中的聖殤緩緩閉上眼,對他既強硬又呢喃的低語,他已習慣安靜的隔絕自己,不聽入任何聲。
諷刺地,魔皇大公的胸懷已成他的躲藏處,唯有在他懷中,內心的意識像能把自己綣縮得很小、很小,藏身在不受人打擾的空間內。

★☆★☆

妖魔界,荒沙晶殿。
無邊天地中,一條白色水晶長階,直達遼闊的虛空。
梅絲達一身冶豔貴氣的盛裝華服,一雙青金炯亮的眼瞳,低胸妖繞的性感身形,昂身步上水晶長階最上端,面對眼前一片煙白水霧、燦藍冰幕交疊出的虛境。
高傲的華麗女王,性格犀利,但面對魔皇大公,尊貴的妖魔君王,她誠心恭敬地屈膝跪儀。
「君上,整個北方大地已在我妖魔界手中,目前北方地境沒有狩破化體的下落,其他地方,就看人界妖魔的力量。」
妖魔界已成功佔奪人界三分之一的大地,「三界鑰約」的力量猶存一半約束,北方地境之外,妖魔界之人尚無法出手。
「此刻生存在人界的妖魔反倒是最自由的一群。」魔皇大公的聲冷笑。
「從我妖魔界統轄北方大地,他們都乖乖順從我妖魔界,除了大海上的妖魔。」梅絲達道:「聽說現任大海之主,舞天飛琉,她出身化外虛界的修羅界,因此並不排斥妖魔,與海上妖魔們的互動也不差。」
「有半神魔人血統的大海之主,這個由風湛統治的人界倒是有意思多了。」聽著梅絲達所說明的事,魔君思忖著下一步。「大海也是目前很難掌握到的地域了?」
「大海不同人界陸地,再說歷任大海之主的產生,似乎與……東方世界的明光世子有關,因為號令大海的浪、濤令便來自明光世子。」
「身為異界大聖者的他,確實有絕對能力打造出號令大海的聖物。」
想起當初在北方,明光橫空出現與自己對擊一掌,那沉靜的聖氣,還有令天地一撼的驚人威勁,甚至故意展露身分,震住他。

「妖魔君王想將厲掌打向明光之身嗎?」

當時說出這句話的明光,明顯是加深他的震驚錯愕,好趁機將他逼入與人界上父所締的契約環光中。
明光從聖殤的形貌脫胎,模樣與聖殤幾無差異,但氣息、神態完全不同,聖殤孤傲聖潔,明光沉穩冷靜。前者如天上照下的神聖清輝,一般人難以碰觸;後者如朝陽綻射出的晨曦之華,雖感受親近卻難以捉摸。
明光親自引動契約上的魔氣力量,開啟荒沙晶殿之門,可知明光擁有他妖魔君王的黑色魔性力量。
明光世子,東方世界視為崇高神聖的存在,竟擁有西方魔君的魔性力量,領導著東方人界對抗來自萬仞地獄的惡勢力?!
想到此,妖魔君王忍不住緩緩揚唇。「明光,吾兒,你真是一個令本君心頭熱血上衝的存在呀。」黑色的的魔性雙瞳緩緩瞇凜起。「想來就算要脅也不會讓你屈服,能成一界之主般的大聖者,思緒自是比人深遠,什麼樣的方法能讓你來西方妖魔界一見本君呢?」
沉思片刻,妖魔君王的聲再次撩動虛空。
「目前人界四大聖君有何動態?」
「暫無消息,天尊、地皇似乎按兵不動,日帝救出冬之後,也沒後續動作,而銀月古更是毫無動靜,藏在古都內的暗伏者只說月帝至今還不曾與新婚的皇后離開宮殿,看起來四大聖君應是視聖院動態而決定後續動作。」
「銀月古都……月帝之后,春之聖使,蘭飛。」另一個流落異界的血緣,輕吟著這個名字,就讓魔皇大公的心頭感到一暖。
和明光世子完全不同的小傢伙,活潑靈俏,曾經是小女孩模樣的蘭飛,坐在他臂彎內,訴說著對月之聖君的擔心,紫色的大眼充滿堅毅,有著和聖殤一樣的倔強,至今,魔皇大公都難忘懷那抱在懷中的小小身軀。
他的血緣、他妖魔君王的孩子……全都流落異界!
這份切齒入骨的怒與恨,撕著他的心,魔君牙關切磨著,他定要至上界與人界付出代價。
「光城聖院再次傳來消息,希望妖魔界能交還大司聖。」
「回傳光城聖院,要大司聖這老頭的一條命,就以我魔殿少公的下落來交易。」

★☆★☆

荒沙晶殿的露台上,魔皇大公看著遠方天際,一邊是充滿濃厚色彩帶著魔豔的天空,另一邊則是單純的蔚藍晴空,陽光照拂著大地。
「人界,完全不同至上界與妖魔界的存在,單純而獨特的天流、地息,唯有人類氣息令人作嘔,但因為有你在,還有本君的血緣,本君就先忍下這大開殺戒的心思。」
一雙黑色魔瞳,其中一瞳開始漾出金色瞳彩,目前受制「三界鑰約」的力量,還無法到人界親手逮回這個欺騙玩弄他的銀天使。
「你在哪呢?本君任性的天使。」
看著天空,妖魔君王意識傳送著訊息,隨即一聲貫徹天地的長嘯聲,龐大的巨鷹飛翔而來。
「蒼勁,你不受三界鑰約之束,更能遨遊各境界,為本君離開妖魔界,找出那個任性的銀輝天使,本君定要他再嚐一次前世斷翼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