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希vs程喵之一

任何文字、情節、內容,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
相思絕系列―― 「癡情枉種」→「相思絕(上+下)」→「相思之外」→「咫尺天涯」→「雲海情濤」(雲海情濤上+下) 這套系列是任燦玥、袁小倪為故事,進行到「相思之外」開始帶出雲濤劍仙(袁小倪外公、外婆)「咫尺天涯」則是雲濤劍仙為要角來貫穿故事,因為都是相思絕內的人物,所以統稱相思絕系列。


高山上,莊嚴古剎,傳出陣陣鐘聲,「金結緣」寺廟不大,名聲卻響透附近山頭與村鎮,尤其它雖座落在雲霧飄緲中,山路卻不難走,日昇日落又正好照耀著佛寺屋頂上的幾片琉璃瓦,在雲霧中反射出耀眼光華,頓時讓人覺得仙氣很足,佛光很罩。
今日,寺後一排古松樹下,一張石桌子,分別坐著兩個特別的人,一位身著淺白綴染紫櫻圖案的華服少年,和一位秀氣的少年僧人。
華服少年束綰起的烏緞長髮,卻別著女子的紫玉和翠玉琉璃髮簪,垂墜著二串同色細珠,陽光下的一張妍麗朱顏,幾分慵懶幾分媚色,一派浪蕩少年氣息,還有三名貌美無雙的女子隨伺在側。
他們與這古剎莊嚴的風情頗為不搭,但俊美少年的神態只是充滿玩味的看著端坐眼前,膚白又秀氣的僧人。
「從沒想到會在此地與閣下一晤。」秀氣僧人先開口道。
向來,紙醉金迷之地才能見到這個自詡結情五湖四海的歡場遊人,程喵,也是當今豪門大派斜陽古城堂主之一,雖是女兒身,卻總愛以一身少年華服出現,更以縱情玩樂名滿江湖。
「確實,我也沒想到會在這地方找到你。」程喵揉揉鼻子,莊嚴的佛寺總是讓她全身不對勁。「相信你很清楚,我為何而來?」
「主持師父已轉達施主來意。」
少年美僧身後一名坐著喝茶的老僧人朝他們頷首,還有七、八名年輕魁梧的僧者立於後方。
「主持大師看來對你很關懷。」好陣仗,看起來她的到來讓寺中站得出來的壯僧都出來了。
「主持師父認定我慧根不凡,萬不能再受任何塵世沾染。」少年美僧話中有話道。
「令叔……喔,不,老住持真是保護佛門弟子。」呵呵呵,這場面做得真足。「所以我該稱呼閣下大師,不知大師對我的來意是何答案?」
「施主,四大皆空,貧僧已空,實無法再應付施主的要求。」
「那真是冒犯大師了,不知大師什麼時候看破紅塵的?」三個月前見他,正是美酒在手、美人在懷,歡樂無限。
「紅塵點我,就在靈犀意動時,卸下塵世紛擾。」瞬間他就勘破了。
程喵挑眉,身後三名美女則皺了皺眉,內心很困惑;那個靈犀意動時是什麼時候?初一、十五嗎?
「大師當真對紅塵已無所牽掛,連你曾經執迷不悔的愛情也不再入心?」
「情在緣滅時,佛在緣起時,如今我一心向佛。」少年美僧江玖九很認真的合掌再道:「昨日有如東逝水,付諸滾滾紅塵,已逝、已逝。」
程喵再次揉了揉鼻子,以前怎麼沒看出來小玖九這麼有慧根。
「大師,紅塵事紅塵了,莫因一時迷惘而遁跡空門,肇下一生遺憾。」
「迷惘只因身心未得我佛開示,如今我法喜至極,遺憾何來?」
「拜託你們說點大家聽得懂的人話,活在人世,不是靠講天語就能解決問題。」隨伺程喵身旁的美人之一,元玫雪受不了道。
另外二名美人朱萸和白漪漪也用力點頭。
「喵少,這佛寺鐘聲吵死了,我們快點去好吃、好喝的地方。」白漪漪捱到她身旁嗔道。
「好,聽妳的。」程喵笑了笑捏捏她纖巧的下顎,看著眼前少年美僧,直接道:「他媽的,江玖九,逃入佛門也不能解決你逃婚的事實。」
「程喵,我現在是出家人,拜託妳轉告那個女人,我沒辦法成為她的人。」
「你跟她花前月下許下誓言,又跟她走完月族儀式,你江玖九已經是紅月公主方瑤瑤的人,你出家也沒用呀。」程喵要他面對現實。
「除非殺了我,否則我不會娶她的,那個女人太可怕了,為了得到我,不擇手段,還隱瞞她可以擁有好幾個男人當妻子的事實。」
「玖九你不用『娶』,是她娶你,乖,聽話一點,發揮你的魅力,迷住紅月公主,讓她的眼睛不用看向其他男人,這樣她永遠就只有你一個。」
「辦不到!」誰要迷住那個可怕的女人,葬送一輩子。
「你是決定當個負心人了?」
「是她對我下藥,迷姦我,我一醒來就說我是她方瑤瑤的人,她決定娶我成為她的男妻之一。」從頭到尾,他不聽從,就沒辦法回家。
「哇,多負責呀,沒有玩完就拍拍屁股走人。」程喵讚賞的拍手。「瑤瑤在這方面真是強過我,敢做敢當。」她總覺得人生苦短,感情這種事,你情我願玩一場就算了。
「妳在說什麼鬼話呀,什麼強過妳……難不成,妳也對別人下藥,強姦過其他男人?!」江玖九愕指著她問。
「唉,人生難免有不得不用的手段,尤其我程喵許下的願望,一定要達到。」程喵忽然站起,再斟一杯茶,緩緩喝下道:「還有,答應的事,絕不容許出錯。」
說完,程喵手中的茶盞忽碎成好幾片,江玖九不及反應,只感數道氣勁貫入周身大穴,他頓時動彈不得。
「施主――」主持大師身後的多名僧人要上前,迎面而來的是無數茶盞碎片打中他們的穴道,同樣被定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