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系列-問情相思之一


明月高懸,七、八輛馬車疾行在夜色中,奔進野林時,忽見前方數十多名騎馬揹著長刀的蒙面者攔路,帶頭的馬車急忙停下。

兩方人馬在夜色中對峙。
「看來是這一帶西崗峰頭的馬賊。」帶隊的保鑣之首眼神示意一旁的手下。「各位,若攔路為財,我家老爺願意江湖仗義,道上行走,求得一個平安和氣,還請讓路。」說完,拿起手下遞來的一袋銀兩朝馬賊拋過去。
「很有份量,不愧是西北巨富楚家莊的車隊。」看到落地的錢袋,沉重響亮的銀兩碰撞聲,馬賊之首眼中露出更多的貪婪。「只是車上的東西份量更貴重,楚家莊既然這麼有仗義散財的心,不如全留給兄弟們花花。」
「各位,不屬於你們的,強奪也不會有用,這些銀兩夠了,識時收手。」一名車隊中的老者道:「楚家莊向來樂意結交各路人馬給予方便,卻不代表我楚家莊怕事。」
「把你這老頭的頭砍了,給我們兄弟當球踢,就知道車隊上的金銀財寶是不是我們的。」
馬賊之首話聲一落,黑暗中飛來無數尖銳,不及反應的幾名鑣師頓時被射中!
「是飛箭――快擋下――」
多名鑣師一中箭,後方押陣的鑣師趕緊拿出特製的長鐵盾衝來擋住飛箭。
下一刻,只聽馬賊高聲叱喊,蹄聲奔騰,隨著亂箭逼向車隊,眾鑣師們邊擋飛箭,同時振力回擊,數名惡匪大盜趁機飛竄入馬車內,卻馬上被強大的掌勁轟出車外。
「楚家莊不會任人予取予求,好言既盡,下場自取。」一身淡白衣裳孺雅溫俊的男子從馬車走下。
「少爺。」其他人忙保護的上前。
「老大,是楚莊主的小兒子,楚千夢。」一個囉嘍靠近馬賊之首道。
「楚南復最小的兒子,不知西北巨富願意花多少錢贖回自己的兒子。」
「憑你們還辦不到這件事。」楚千夢揚掌,一掌劃空散出深沉氣華,另一掌匯納狂濤之氣,眾馬賊們只感四周樹林傾搖,地上黃沙捲起,隨即銳冽芒光迎面襲來,猶如橫掃來的長鞭,重重打得他們吐血慘叫,個個跌落馬背!
「擒下他們,交給官府。」
就在眾惡匪嚇得爬起要奔竄時,忽見夜空罩下無數紅色血點。
「從哪來的……蓮瓣?」
「少爺,小心,不知這群馬賊又要搞什麼玩意,別沾上蓮花瓣,以免有毒。」
就在眾人保護的要楚千夢後退時,忽聞慘叫聲數起,只見血色蓮瓣在馬賊頭上落頂,頭顱竟成燃燒巨燄,楚千夢一行人駭然愣住。
馬賊們淒號猙扎,身軀卻都動彈不得,活生生的像定在原地的人柱讓火燄吞噬。
「有人在操弄邪術――快救人――別碰到蓮瓣――」楚千夢大喊要人把水拿出來。
眾鑣師和手下們從回神,連忙從馬車內拿水狂潑過去,卻怎麼樣都潑不掉馬賊們頭上的火燄,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火燄活活燒死,直至悲嚎不再,空氣中瀰漫著令人作嘔的焦肉味。
江湖跑久了,見過各種奇異景象,但這一幕還是嚇住楚家莊一幫人。
「這……難道最近江湖上常發生的慘案,什麼蓮天貫日的……蓮燄斷罪?!」
就在老鑣師講出口時,虛空忽然飄下詭迷奇音,幽幽地像鬼吟,又輕輕的好像鑽入耳中的淒笑,讓人頭皮發麻,看著幾十具燃燒成灰燼的人頭,大家只感全身發涼。
「蓮華一散,罪火生,白蓮一開,渡罪業。」
隨著忽來的聲,前方上空浮現一朵盛開的巨大白蓮,火光中,一名奇特裝扮的僧人出現。
「老夫蓮天貫日渡塵業師,為闇佛邪尊渡塵世罪業,開一條光明法路,讓我闇佛行來無阻。」
隨著渡塵業師走來的步伐,頭上的巨大白蓮開始旋飛,卻是漸漸轉成紅蓮。
「據說楚家失傳的掌功心法,因雲濤劍仙點化而威力不凡,其中要以楚家大公子最為傑出,但小公子掌功亦不凡,今日本業師想一會楚家掌法。」
「大師看來是外域人士?」楚千夢對來人皺眉,想弄清楚對方的意圖。
「楚公子請出招。」渡塵業師只是大步而來,堅定道。
「大師既為修行人,慈悲之心理當該有,馬賊行為再惡,也不該以此方式殘殺。」對來人殘酷的殺人手段,楚千夢心感厭惡。
忽然,高空幾瓣紅蓮飄落在數名鑣師們身上,頓時火燄燃首,鑣師們淒嚎哀叫。
「各位師傅――」楚千夢大驚,連忙出手要救,其他鑣師趕緊拉回他。
「楚公子,來不及了!」
「請楚公子出招。」渡塵業師再次喊道。「迷惘只會增添更多遺撼。」
「濫殺豈是修行者所為――」楚千夢大怒,再揚掌,挾四周狂瀾浩氣,連掌怒對眼前渡塵業師。
卻見步步逼來的渡塵業師,身形像鬼魅飄忽,避開後,隨又再被緊隨襲來的掌勁擊中,他身形一退遲疑片刻,竟是渾身像沙塵般散碎。
楚千夢等人一驚,對這樣的變化還不及反應,便聽到渡塵業師的聲竟出現在眾人身後。
「恭喜楚公子有資格成為這顆『幻識珠』的主人,成為我蓮天貫日新一輩的法末聖座。」
楚千夢一行人駭然轉身,只見高空紅蓮散飛開,一顆奇特的異珠被青虹幽光包圍住。